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产业经济>正文内容
  • 金迪克连亏产品单一产能过剩 负债率高募资拟6亿补血
  • 2021年04月08日 来源:览富财经网

导读: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定于2021年4月12日召开第24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议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迪克)的首发申请。

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定于2021年4月12日召开第24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审议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迪克)的首发申请。

金迪克是一家专注用于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含在研)包括针对预防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5个适应症的10种人用疫苗产品。其中已上市产品1个,为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

金迪克本次拟向社会公众发行不超过2200万股普通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数的比例不低于25%,由中信证券担任保荐机构。

公司拟采用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II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金迪克预计将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6亿元用于新建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车间建设项目,4亿元用于创新疫苗研发项目,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项目。

招股书披露,金迪克的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为余军和张良斌。余军直接持有金迪克40.9838%的股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泰州同泽直接持有公司1.80%股份;张良斌直接持有金迪克40.9838%的股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泰州同人直接持有公司1.80%股份。

余军直接和间接控制金迪克42.7838%股份,张良斌直接和间接控制金迪克42.7838%股份,二人合计控制公司85.5676%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余军和张良斌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元、6715.13万元、58,909.87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801.31万元、-1903.77万元、15,497.9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547.84万元、-5404.82万元和10,945.55万元。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30万元、738.21万元和29,602.26万元。

招股书显示,金迪克2019年11月开始产生主营业务收入。2019年度和2020年度,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6709.47万元和58,909.87万元,全部来自四价流感疫苗产品的销售,主营业务收现比为0.11、0.50。

公司预计2021年一季度可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300.00万元至3100.0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0.00万元至-30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0.00万元至-320.00万元。而2020年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114.9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6.8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6.32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金迪克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出现下降,亏损金额出现一定程度的扩大。

2018年,金迪克产品均处于研发及试生产阶段,尚未实现产品上市销售。2019年、2020年,金迪克的唯一产品——四价流感疫苗毛利率分别为84.36%和87.49%,综合毛利率同样为84.36%和87.49%,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为87.91%和89.74%。

招股书披露,金迪克现有四价流感疫苗生产车间产能为1000万剂/年,不过,2019年金迪克生物当期产量只有135.26万剂,产能利用率仅为13.53%;2020年产量为511.72万剂,产能利用率也仅为51.17%。

金迪克本次仍拟募集6亿元用于新建的四价流感裂解疫苗车间,建设完成后该公司将具备年产2250万人份成人型疫苗和750万人份儿童型疫苗的生产能力。该部分新增产能能否被市场及时消化,值得关注。

在产品销量方面,2020年我国获批签发四价流感疫苗的企业有5家,合计批签发3358.23万剂。其中华兰疫苗的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数量为2062.40万剂,占我国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的61.41%,处于市场龙头地位,而金迪克的疫苗批签发数量占比仅有12.63%。

在产品价格方面,2019年、2020年,金迪克的四价流感疫苗单价为121.36元/剂、123.15元/剂,而华兰疫苗四价流感疫苗西林瓶剂型产品的采购单价则为108元/剂、预充针剂型产品的采购单价为128元/剂。因此,上交所在问询中要求金迪克说明流感疫苗单价高于华兰疫苗的原因。

据《华夏时报》报道,医疗行业投资人士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流感疫苗企业获得注册批件,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虽然我国流感疫苗市场空间很大,但已取得一定市场份额的企业在信任度和渠道等方面都会更有优势。金迪克在2019年之前没有产品上市,直至2019年11月才有疫苗上市销售,可能在产能及产能利用率、渠道和接种点的建设等方面与头部企业存在差距。

金迪克在招股书中披露,2018年至2020年,公司共有7.52万支疫苗产品发生退货,公司对1.64万支符合再销售标准的疫苗产品经履行必要检验程序后进行了重新销售。2020年,金迪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销售单价为123.15元/剂,若以这一销售单价计算,其7.52万支被退货的疫苗产品销售价值为926.09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金迪克的创始人在公司IPO申报前夕全部退出。金迪克的前身金迪克有限成立时,侯云德、付增武、赵静、王志武、周华和泰州华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健创投)出资,持股比例从25%到10%不等。上述创始人中,付增武、王志武、周华和华健创投在报告期前(即2017年前)就已经退出,另外两位股东侯云德、赵静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退出金迪克。

2018年2月5日,侯云德将其所持的金迪克全部5.00%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50.00万元)以52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和夏建国。2020年5月24日,赵静将其所持的公司全部3.95%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41.00万元)以合计6200万元价格转让给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

以赵静的转让价格计算,金迪克IPO之前的估值约为15.70亿元。而在赵静退出仅两个月后,2020年6月15日,金迪克有限召开创立大会进行股改,7月6日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招股书申报稿显示,金迪克拟选用第五套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

可以看到,赵静的提前退出将错失金迪克上市红利。而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在IPO之前已全部离场,原因究竟如何,尚不得而知。

另外在招股书中,金迪克员工以金迪克为所在研究单位发表的核心期刊论文共有7篇,其中《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灭活疫苗的研制》等5篇论文均有赵静共同署名。金迪克称,侯云德与赵静为公司创始人、曾分别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对公司早期产品研发做出了贡献。二人由于年龄身体等原因已经退休离任,不会对公司的持续创新研发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但可能导致公司出现研发能力受限、产品研发进度不及预期的风险。

招股书披露,金迪克存在向关联方拆借资金的情况,累计拆入资金11,085.00万元,并于2020年6月30日前通过债转股及现金方式归还全部拆入资金。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以实控人余军为例,其报告期内合计向金迪克拆入14,275万元。纵观余军的履历,其于1992年开始工作,除了2015年6月但任金迪克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之外,其剩下23年,历任技术员、生产经理,最高的职务为副总经理或总工程师。

余军向金迪克拆入的上述14,275万元的资金从何而来?若余军上述资金均由“打工”赚取,其平均税后年薪需要达到528.7万元,且要持续27年。招股说明书显示,余军2020年在金迪克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薪酬为120.88万元。

从金迪克的前五大客户情况来看,金迪克的大客户多为县级或三四线城市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疾控中心”)。其中,公司2019年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丰城市疾控中心、江西省于都县疾控中心、枣阳市疾控中心、随县疾控中心和老河口市疾控中心。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变更为上海市浦东新区疾控中心、武穴市疾控中心、汉寿县疾控中心、郴州市北湖区疾控中心和宾阳县疾控中心,与2019年完全不同。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07.73万元、2375.39万元和2853.31万元,2019年和2020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5.37%和4.84%。2019年和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597.27万元和20,913.2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8.68%和35.50%。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迪克拥有11项专利授权,其中实用新型10项、发明专利1项,发明专利数量小于5项,不符合关于发明专利的相应科创属性要求。

财务数据方面,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1,138.51万元、39,729.92万元和77,797.59万元。其中流动资产为1317.10万元、9534.08万元和52,278.56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23%、24.00%和67.20%。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货币资金分别为367.47万元、755.19万元和8801.38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为27.90%、7.92%和16.84%。其中银行存款分别为367.22万元、752.22万元和8800.57万元。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大幅上升,主要是2019年11月开始产生收入后带来的现金流入增加所致。

2019年末和2020年末,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913.00万元和4000.00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58%和7.65%,主要是公司为提高资金的收益水平所持有的银行理财产品。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负债总额分别为40,072.72万元、50,567.90万元和53,547.15万元,其中流动负债金额分别为38,288.39万元、48,855.87万元和50,907.42万元,占负债总额比例分别为95.55%、96.61%和95.07%。

2018年和2019年,金迪克的流动负债均远高于流动资产,直到2020年这一情况才有所改善,流动负债稍低于流动资产。

金迪克的流动负债主要由短期借款、其他应付款和应付账款组成。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其他应付款金额分别为31,209.13万元、39,728.39万元和16,705.31万元,主要为股东借款、外部单位借款和推广服务费,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3722.81万元、2605.67万元和2508.36万元。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短期借款为3000.00万元、5691.13万元和29,674.75万元,主要为抵押借款和保证借款。值得注意的是,对比同期公司的货币资金367.47万元、755.19万元和8801.38万元,金迪克的自有资金远不够支付其短期借款。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28.69%、127.28%和68.83%,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2.27%、22.06%和15.93%。仅对比2020年,金迪克的资产负债率也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约53个百分点。

上述同期,金迪克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03、0.20和1.03,速动比率分别为0.03、0.16和0.96。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为2.61、3.46和5.68,速动比率均值为2.39、3.13和5.39,金迪克在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各项偿债指标中垫底。

2019年末和2020年末,金迪克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954.90万元和35,495.07万元,增长极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8.75%和60.25%。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迪克逾期0-6个月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224.61万元,逾期6个月-12个月为12.79万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96.69%的应收账款在信用期内。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88.72万元、1842.36万元和3325.05万元。2020年末,公司存货余额较2019年12月31日存货余额增加80.48%,金迪克称主要原因为2020年四季度公司加大2021年度生产物料备货,购进了中硼硅玻璃管制注射剂瓶等包装材料及其他生产物料,周转材料增长较大;公司2021年将开展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预灌封注射器分装线的产品工艺验证,故在2021年底生产了部分四价流感疫苗原液,在产品增长较大。

2019年、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66、2.84,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98、2.85。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为2.17、2.32,存货周转率均值为0.78、0.75。

生物制药企业募资16亿元 两名实控人持股相当存风险

金迪克是一家专注用于人用疫苗研发、生产、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对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5个适应症的10种人用疫苗产品。公司已上市的产品1个,为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

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为余军和张良斌。余军直接持有金迪克40.9838%的股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泰州同泽直接持有公司1.80%股份;张良斌直接持有金迪克40.9838%的股份,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泰州同人直接持有公司1.80%股份。

余军直接和间接控制金迪克42.7838%股份,张良斌直接和间接控制金迪克42.7838%股份,二人合计控制公司85.5676%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余军和张良斌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金迪克称,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可能通过行使股东大会表决权施加不当影响、可能会损害公司公众股东的利益的风险。如果未来双方一致行动关系发生变化,则可能对公司控制权的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

image.png

金迪克预计将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6亿元用于新建新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车间建设项目,4亿元用于创新疫苗研发项目,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项目。

image.png

2020年刚实现扭亏为盈 今年一季度业绩又不佳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元、6715.13万元、58,909.87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801.31万元、-1903.77万元、15,497.94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547.84万元、-5404.82万元和10,945.55万元。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30万元、738.21万元和29,602.26万元。

招股书显示,金迪克2019年11月开始产生主营业务收入并持续增长,2019年度和2020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6709.47万元和58,909.87万元,全部来自四价流感疫苗产品的销售,主营业务收现比为0.11、0.50。

image.png

公司预计2021年一季度可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300.00万元至3100.0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0.00万元至-30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0.00万元至-320.00万元。

而2020年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114.90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6.8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6.32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出现下降,亏损金额出现一定程度的扩大。

依赖单一产品 产能利用率低仍扩产

2018年度,金迪克产品均处于研发及试生产阶段,尚未实现产品上市销售,无销售收入,在此期间主要开支为运营费用和研发投入,公司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11月,公司四价流感疫苗产品上市销售并开始产生营业收入。

2019年、2020年,金迪克的四价流感疫苗毛利率分别为84.36%和87.49%,综合毛利率同样为84.36%和87.49%,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为87.91%和89.74%。

image.png

image.png

招股书披露,金迪克现有四价流感疫苗生产车间产能为1000万剂/年,不过,2019年金迪克生物当期产量只有135.26万剂,产能利用率仅为13.53%;2020年产量为511.72万剂,产能利用率也仅为51.17%。

image.png

金迪克本次拟募集6亿元用于新建的四价流感裂解疫苗车间,建设完成后该公司将具备年产2250万人份成人型疫苗和750万人份儿童型疫苗的生产能力。该部分新增产能能否被市场及时消化,值得关注。

产品单价高于龙头华兰疫苗

金迪克在招股书中称,2019年和2020年公司的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分别实现批签发134.96万剂和424.03万剂,批签发数量排名当年度国内四价流感疫苗的第二和第三。

2020年我国获批签发流感疫苗的企业共有11家,合计批签发5751.99万剂。其中获批签发四价流感疫苗的企业有5家(华兰疫苗、长春所和北京科兴同时批签发三价流感疫苗及四价流感疫苗),合计批签发3358.23万剂。

2020年,华兰疫苗的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数量为2062.40万剂,占我国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量的61.41%,处于市场龙头地位,而金迪克的占比仅有12.63%。

image.png

image.png

价格方面,2019年、2020年,金迪克的四价流感疫苗单价为121.36元/剂、123.15元/剂,而华兰疫苗四价流感疫苗西林瓶剂型产品的采购单价则为108元/剂、预充针剂型产品的采购单价为128元/剂。因此,上交所要求金迪克说明流感疫苗单价高于华兰疫苗的原因。

image.png

金迪克方面表示,与国内同类产品相比,公司在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制备生产过程中采用经过优化的三步纯化工艺,该技术较裂解流感疫苗制备中常用的纯化方法增加了一步工艺,能更有效地去除病毒培养基质中的卵清蛋白杂质,并有效提高疫苗有效成分血凝素的纯度,产品质量具有优势,同时产品成本也略高。基于此原因,公司四价流感疫苗的价格略高于市场中其他同剂型产品。

据《华夏时报》报道,医疗行业投资人士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流感疫苗企业获得注册批件,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虽然我国流感疫苗市场空间很大,但已取得一定市场份额的企业在信任度和渠道等方面都会更有优势。金迪克在2019年之前没有产品上市,直至2019年11月才有疫苗上市销售,可能在产能及产能利用率、渠道和接种点的建设等方面与头部企业存在差距。

超7万支疫苗“退货”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流感疫苗的生产和销售具备季节性,同时疫苗制品在生产检验完成后,需要中检院完成批签发后才能上市。

因此在国内市场中,2019年生产的流感疫苗于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进行销售,2020年生产的流感疫苗于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进行销售。

根据首轮问询金迪克的回复,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未实现对外销售的产品剩余58,700剂。相关产品已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金迪克方面表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共有7.52万支疫苗产品发生退货。经内部评估、审核等程序,公司对1.64万支符合再销售标准的疫苗产品经履行必要检验程序后进行了重新销售。

2020年,金迪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销售单价为123.15元/剂,若以这一销售单价计算,其7.52万支被退货的疫苗产品销售价值为926.09万元。

创始人在公司IPO申报前夕退出

招股书显示,金迪克的前身金迪克有限成立于2008年12月,由侯云德、付增武、赵静、王志武、周华和泰州华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健创投)设立,相关人员和机构的持股比例从25%到10%不等。

image.png

上述创始人中,付增武、王志武、周华和华健创投在报告期前(即2017年前)就已经退出,另外两位股东侯云德、赵静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退出金迪克。

2018年2月5日,侯云德将其所持的金迪克全部5.00%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50.00万元)以52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和夏建国,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和夏建国各出资105万元分别受让1.00%股权,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

2020年5月24日,赵静将其所持的公司全部3.95%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41.00万元)以合计6200万元价格转让给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以赵静的转让价格计算,金迪克IPO之前的估值约为15.70亿元。

赵静退出仅两个月后,2020年6月15日,金迪克有限召开创立大会进行股改,7月6日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招股书申报稿显示,金迪克拟选用第五套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

可以看到,赵静的提前退出将错失金迪克上市红利。而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在IPO之前已全部离场,原因究竟如何,尚不得而知。

另据天眼查显示,赵静目前为北京金迪克生物技术研究所(与金迪克无股权关系)的法人代表、董事长,持股比例26%,侯云德持股比例25%。赵静还持有上海捷察医疗设备有限公司50%股权,担任监事职务。

image.png

招股书中,金迪克员工以金迪克为所在研究单位发表的核心期刊论文共有7篇,其中《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灭活疫苗的研制》等5篇论文均有赵静共同署名。

image.png

image.png

金迪克在招股书中称,侯云德与赵静为公司创始人、曾分别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对公司早期产品研发做出了贡献。二人从2012年9月后逐步出售所持公司股权,分别于2018年2月、2020年5月完全退出。侯云德、赵静由于年龄身体等原因已经退休离任,二人退休离任的情形不会对公司的持续创新研发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但可能导致公司出现研发能力受限、产品研发进度不及预期的风险。

股东们投资金迪克的钱来自何方?

报告期内,金迪克存在向关联方拆借资金的情况,累计拆入资金11,085.00万元,并于2020年6月30日前通过债转股及现金方式归还全部拆入资金。

image.png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以实控人余军为例,其报告期内合计向金迪克拆入14,275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5月,金迪克进行的增资是余军、张良斌、张建辉、聂申钱以其对金迪克持有的合计1.8亿元债权向金迪克进行增资。

纵观余军的履历,其于1992年开始工作,除了2015年6月但任金迪克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之外,其剩下23年,历任技术员、生产经理,最高的职务为副总经理或总工程师。

image.png

那么,余军向金迪克拆入的上述14,275万元的资金从何而来?《国际金融报》进行了一次计算,若余军上述资金均由“打工”赚取,其平均税后年薪需要达到528.7万元,且要持续27年。

招股说明书显示,余军2020年在金迪克担任公司董事长的薪酬为120.88万元。这就不得不令人疑惑,余军到底是如何赚到1.4275亿元,并向金迪克拆入上述资金?

image.png

主要客户变动较大

从公司前五大客户的情况来看,金迪克的前五大客户多为县级或三四线城市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疾控中心”)。

其中,公司2019年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丰城市疾控中心、江西省于都县疾控中心、枣阳市疾控中心、随县疾控中心和老河口市疾控中心。

到了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变更为上海市浦东新区疾控中心、武穴市疾控中心、汉寿县疾控中心、郴州市北湖区疾控中心和宾阳县疾控中心。

image.png

image.png

金迪克2020年的前五大客户跟2019年完全不同。金迪克方面表示,流感暴发具有季节性特征,因此流感疫苗的销售具有较强的季节性。北半球流感疫苗销售一般从9月份由北向南依次接种,在流感高发的秋冬季市场需求较大,次年春季销售逐步递减。公司产品自2019年11月上市销售,北方的流感接种已接近尾声,因此公司首批产品主要集中在华东、华中地区,即江西、安徽、湖北、湖南等地。

2020年,金迪克产品的接种区域集中在华中地区,该地区实现销售收入22,816.97万元,主要为湖南地区。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多地疾控中心暂停疫苗接种工作,公司经与部分疾控中心协商退回2019年末发出的676.59万元疫苗产品,并配送至湖南省疾控中心用于中小学生集中接种。

image.png

销售费用激增研发费用未变 仅1项发明专利

2018年至2020年,金迪克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07.73万元、2375.39万元和2853.31万元,2019年和2020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5.37%和4.84%。

2019年和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597.27万元和20,913.2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8.68%和35.50%。

image.png

2019年、2020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均值为7.15%和8.29%,销售费用率均值为39.85%、38.37%。

image.png

image.png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迪克拥有11项专利授权,均与公司的主营业务相关。在上述专利中,公司有实用新型10项、发明专利1项,发明专利数量小于5项,不符合关于发明专利的相应科创属性要求。

image.png

2020年货币资金大增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1,138.51万元、39,729.92万元和77,797.59万元。其中流动资产为1317.10万元、9534.08万元和52,278.56万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23%、24.00%和67.20%。

image.png

公司的流动资产主要由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应收账款、存货构成。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货币资金分别为367.47万元、755.19万元和8801.38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为27.90%、7.92%和16.84%。其中银行存款分别为367.22万元、752.22万元和8800.57万元。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大幅上升,主要是2019年11月开始产生收入后带来的现金流入增加所致。

2019年末和2020年末,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913.00万元和4000.00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58%和7.65%,主要是公司为提高资金的收益水平所持有的银行理财产品。

image.png

image.png

2018年、2019年流动负债远高于流动资产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负债总额分别为40,072.72万元、50,567.90万元和53,547.15万元。公司流动负债金额分别为38,288.39万元、48,855.87万元和50,907.42万元,占负债总额比例分别为95.55%、96.61%和95.07%。

2018年和2019年,金迪克的流动负债均远高于流动资产,直到2020年这一情况才有所改善。

image.png

金迪克的流动负债主要由短期借款、其他应付款和应付账款组成。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公司短期借款为3000.00万元、5691.13万元和29,674.75万元,主要为抵押借款和保证借款。值得注意的是,同期公司的货币资金分别为367.47万元、755.19万元和8801.38万元,金迪克的自有资金远不够支付其短期借款。

image.png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其他应付款金额分别为31,209.13万元、39,728.39万元和16,705.31万元,主要为股东借款、外部单位借款和推广服务费。同期,公司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3722.81万元、2605.67万元和2508.36万元。

资产负债率比同行高约53个百分点 偿债指标垫底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28.69%、127.28%和68.83%,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2.27%、22.06%和15.93%。

仅对比2020年,金迪克的资产负债率也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约53个百分点。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03、0.20和1.03,速动比率分别为0.03、0.16和0.96。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为2.61、3.46和5.68,速动比率均值为2.39、3.13和5.39,显著高于金迪克。

image.png

image.png

2020应收账款超3.5亿元

2019年末和2020年末,金迪克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954.90万元和35,495.07万元,增长极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8.75%和60.25%。

image.png

image.png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金迪克逾期0-6个月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224.61万元,逾期6个月-12个月为12.79万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96.69%的应收账款在信用期内。

image.png

2019年、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66、2.84,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为2.17、2.32。

image.png

image.png

2020年存货增长80%

2018年至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88.72万元、1842.36万元和3325.05万元。

2020年末,公司存货余额较2019年12月31日存货余额增加80.48%,金迪克称主要原因为2020年四季度公司加大2021年度生产物料备货,购进了中硼硅玻璃管制注射剂瓶等包装材料及其他生产物料,周转材料增长较大;公司2021年将开展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预灌封注射器分装线的产品工艺验证,故在2021年底生产了部分四价流感疫苗原液,在产品增长较大。

image.png

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新增存货跌价准备113.42万元,主要系2019年公司的四价流感疫苗在当年11月份才开始上市销售,而流感疫苗具有较强的季节性和时效性,受2020年上半年疫情因素叠加的影响,2019-2020流感季末存在少量未实现销售的四价流感疫苗,公司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020年8月,公司对上述存货进行销毁,原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予以转销。

image.png

2019、2020年各期末,金迪克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98、2.85,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均值为0.78、0.75。

image.png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