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创业投资>正文内容
  • 艾诚对话黄渊普:大多数公司倒闭,是因为没有做好最基础的事情
  • 2018年12月04日 来源:CENR 中国企业报道

导读:2018年11月29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以“智能产业,美好生活”为主题的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暨第四届创新奖颁奖盛典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正式举行。黄渊普表示:亿欧的初心是通过商业的方式让科技更加普及。定位在产业创新服务平台,希望亿欧是一家未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公司。

2018年11月29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以“智能产业,美好生活”为主题的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暨第四届创新奖颁奖盛典在北京国贸大酒店正式举行。

大会现场,汇聚了5000名各产业创新者、行业领袖、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共同参与讨论,他们对未来行业发展趋势做出预判,对面临新机遇,企业应该如何做也给出了建议。本次峰会采取“1+6”的组织架构,除了11月29日的“2018创新者领袖峰会”外,30日还将举办包括新技术·新动能创新者论坛、大健康创新者论坛、小程序创新者论坛、金融科技创新者论坛、企业智能服务创新者论坛、未来零售创新者论坛在内的6场垂直峰会。

在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上, 财经双语艾诚、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与亿欧公司联合创始人黄渊普展开了一场对话。

黄渊普提到:

1、亿欧1.0阶段叫内容+活动,第二个阶段叫做产品+数据,第三个产品是人才+资本,如今处在第二阶段;

2、定位在产业创新服务平台,希望亿欧是一家未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公司;

3、亿欧的初心是通过商业的方式让科技更加普及;

4、资本寒冬下,如果创业失败是因为没有做好基础的事情。

以下为现场对话速记:

同时布局人才和资本,亿欧处在“产品+数据”的第二阶段

艾诚:我们就沿用着之前大师讲堂给我们的智慧精华,我只问你三个问题:

其中一位院士讲了,人生要做好,做对的事,用对的方式来做,稍后要问你,你是不是在用对的方式做对的事?

第二,我们的许成钢教授非常犀利的剖析了创新者人性,有的是为好奇而奋斗,有的是为名誉,有的是为利益,在你的心目中为什么做亿欧?

第三,艾问人物惯例是最后向嘉宾提问预见未来,预见未来10年的黄渊普和亿欧在哪儿,他在做什么?

黄渊普曾经把亿欧公司的地位分成三个阶段,1.0阶段叫内容+活动,第二个阶段叫做产品+数据,第三个产品是人才+资本,我想问一下黄渊普,现在的亿欧在哪个阶段?

黄渊普:大家今天来参加亿欧的活动,可能感觉亿欧是一家比如说活动公司,亿欧活动做得还可以,但是亿欧整体来讲并不是一家活动公司。我们的内容公司,公司总裁也在说了,汽车亿欧获得融资,其实它代表我们在产业创新这个方向开始受到同行的认可,应该说内容+活动做得还可以。

第二阶段的产品+数据和第三阶段的人才+资本,我们大概会属于在交界,差不多是在第二阶段,但是坦白来讲第二阶段做得并没有那么好,我们想在第二阶段做得更好,但是做得还不够好。我们想着可能三年之后再去做这三阶段,但是实际上我们又在第三阶段人才+资本的层面做了一些事情,没有办法去说完全分清楚,但是整体来讲属于第二阶段。

艾诚:我觉得提出这样的逻辑进阶的层次就非常了不起,内容+活动,亿欧做得很棒,目的是为了提升创业者的认知,第二个阶段刚才您所言的产品+数据是给更多的创新和创业者提供一个先进的工具,第三阶段人才+资本是从组织层面提供服务,为什么你会认定亿欧和您率领的上百人团队要致力于这样的路径呢?

黄渊普:首先我觉得路径是以前设定的,但实际上在行走的过程中会做一定的修正。随着我们团队的壮大和实力的增强,它本身可能不会完全沿着原来既定的目标。您刚才提到亿欧的团队很年轻,怎么去做这样一个看起来比较难的事情?

因为我们成立在2014年,是创业创新浪潮非常热的时候,大家都习惯做传统媒体,那会儿我们一上线的时候就设定了今天包括亿欧汽车在内的产业划分,并不是说我们一开始有那么大的先进之明,而是我们觉得我们需要做一件更难,但是你没有办法判断是不是正确的事情。虽然证明了你可能正确了,很多人会说我们会做难且正确的事情,难我们是能感受到的,但是正确不一定。

只是说到了今天,我觉得可能无论是运气好,还是说当我们自己真正也看到了这样的成绩,当你做到之后可以坦然的面对。我们坦然的面对,我们做产业创新这个方向很难,但是从一开始不一定觉得这个能做成,我们也没有觉得这个方向比人家做创投的方向更正确。

艾诚:如果你有黄渊普的微信,你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受,那就是心疼他,他基本上永远都在一线,在最创新的公司那里,在这些奋斗中的创业者办公室里面。因为我的工作,我是艾问传媒和艾问资本是记录人物,在过去4、5年的时间里面辅助了很多创始人做IP,看到特别多的出生,也就意味着会见过很多死亡,以创投媒体这个细分赛道里面死亡的更多了,也见着黄渊普和他的团队在坚持、奋斗、扩大,而且在成长,你怎么知道你怎么可以向死求生,或者你怎么保证团队发展距离失败很远呢?

黄渊普:首先没有任何人可以保障这个事情,我相信在座的有很多创始人,大家习惯于把自己对于公司未来高瞻远瞩和信息传递给团队。

亿欧其实并不是这么干,我们经常把公司的危机传递给大家,为什么这么去做?其实大多数的基层同事更多希望看到你高瞻远瞩,看到你一直以做正确的决定,但是实际的情况不是这样,实际上作为一个创始人,或者公司的高管来讲都会犯错,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更加坦然的去面对这个事情,所以亿欧来讲,我们一直是说有可能明年就挂了,而且公司接下来可能遇到什么困难,直接告诉大家,但是是不是有人会因此受影响?当然。但凡能够留下来,他觉得这个公司和别的公司好像不一样,好消息、坏消息都愿意说,只有好消息的公司是没有的。

艾诚:传递危机,但是让团队继续坚持。亿欧不是一家做活动的公司,亿欧定位是产业创新服务平台。黄渊普把亿欧对标在第三方服务公司,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世界上最牛掰的第三方服务都有什么样的?比如咨询行业第三方服务有麦肯锡,投行有高盛,新闻媒体有纽约时报,商业金融的数据有彭博,亿欧是什么?

黄渊普:我们提过这样一个标准,我们希望亿欧是一家未来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公司,它起源于中国,但是更多象征国际化公司,能够跟世界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不同民族的人能够结交上,所以包括今天我们做国际化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我们觉得做得好的公司有哪些?刚才你提到的麦肯锡、高盛、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这些公司,亿欧是不是会成为这样的公司?不谦虚的讲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实力。我想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小时候憧憬以后去哪儿上大学,长大以后做什么事情。我记得小时说去北京上大学,为什么去北京?自己说不上来,感觉北京是首都,是最好的地方,所以想去那边。我记得我小时候特别二的回答是不是可以做联合国的总统,感觉比中国的主席和美国的总统会更大,当然今天去看没有联合国总统这个岗位。但是我在设想这个事情的时候,可能设想的是错的,但是实际上我来北京上大学,后来一直朝着这个方向,确实没有成为联合国的总统,但也是确实去那边看了一下。

所以当我们今天一开始问的,亿欧要做成一家公司的时候,我们就设想世界上最好的公司是什么?我们最终有可能没有办法成为它,但是我们要以它来指引航向。

做亿欧的初心:通过商业的方式让科技更普及

艾诚:我相信每一个伟大都有一个勇敢的开始,黄渊普和团队的心愿和方向是一样的。你讲到小时候,我知道你是湖南人,在外交学院读书,当2014年创立亿欧的时候,你的简历只是有几份实习和一次很失败的创业而已,当时是有什么样的自信觉得做这么大的一个产业服务平台是你该做的对的事情呢?

黄渊普:我们在做亿欧之前,实际上是没有创过业,亿欧的团队对我来讲可能会有一个短板,包括我的搭档王彬,我们都没有带过人,我们最多带过的人,数着指头可能也就几个人。所以当亿欧到今天近160人团队,明年可能200人以上团队的时候,我们会面临很多困惑。以前一份相对失败的创业,我在中间做了很多事情,学了很多东西,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假设把我自己比作一个人工智能,我可能有自己内在的算法,但是我没有数据,我需要去看别人怎么创业的(获取数据),需要先去尝试,失败之后再用自己的逻辑去理解。

整体来讲,很多人会愿意成为一个连续创业者,或者这个词拆开叫连续创业失败者,或者叫连续创业爱好者,但是这个不会是只是用自己的思考和理解,你的第二份创业应该比第一份创业能够有更好的想法。

亿欧创业的时候我学到了几点,第一点,原先第一步创业我是跟同学创业的,我们都是学国际关系专业的,所以不互补。第二次创业,比如王彬学技术的,我学国际关系的,他是北方人,我是南方人,他性格外向,我性格内向,我们特别不一样,这是互补。第二点,我们发现如果没有经验怎么办?是不是可以把组织内部的信息透明化做得更好?如果我们的管理能力还不够的时候,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让他们也有成为这家公司带领着的感觉,这样的话能够弥补我们的缺陷。

我跟王彬达成共识的是,我们需要限制我们自己的私欲,也就是亿欧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们俩都没有管着公司的财务,就是公司的钱我们两个都碰不着。假设公司做到一定份上的时候,肯定是上梁不正下梁才歪,所以我们在想等公司融到一点资的时候,我们把公司账务公开给我们的合伙人团队。就是慢慢我觉得是在根据过往的失败经历做创新,这样的例子很多。

艾诚:我特别能理解黄渊普和王彬作为这样一个平台的联合创始人,因为本身在做着很多的突破和创新,但如今天在创新者大会的很多院士所言,创新不是抄袭和复制来的,它是用你底层的好奇心,或者你对影响力的追求,甚至是利益的追求引发的,你做亿欧,你觉得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三个选择题,好奇、名誉,还是利益?

黄渊普:每一个人随着变化,他的动机会有一些变化。表层的动机,最开始来讲是自己去做创业,可能跟很多湖南人一样,湖南人有一个特性,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人特别多,我最开始觉得也是。我觉得我可能不是个好的员工料子,因为我性格偏内向,第二韧性有余,但是柔性不足,变通不足。所以我想去做一个事情,是自己主导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去探寻做这个事情的意义在哪儿?我们去赋予它意义。我曾经开始想的是改变世界,为世界做出贡献,但坦白讲,最开始想的是更多是证明自己,当我们开始有一定能量、力量的时候,开始在想是不是我们可以同时自己公司做商业价值,也为社会提供社会价值。所以到2015年的时候看这家公司,我们希望可以去促进世界不同国家之间、不同人群之间、不同行业之间,使它变得更平等一点,通过商业的方式让科技更加普及,让更多的人受益。这是我们2015年之后开始设想的亿欧使命和初心。

艾诚:黄渊普想把亿欧做成了商业产业界的联合国,促进各个国家和各个产业之间的平等。他也把自己的家从北京搬到上海,最近又在搬回深圳,请问你在寻找什么?你觉得你在寻觅的能否给在座的这些创新者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服务?

黄渊普:我其实一直在想着做不一样的事情,所以当亿欧去做国际化的时候,其实我就特别希望自己去做。我在想着为什么要去做很多类似这样的选择,我在设想,我小时候或者跟现在,也就是说可能3岁跟30岁的区别在哪儿,我可能最害怕的有一天自己不愿意去面对不确定性,不愿意接受新东西,因为我们在小时候的时候,天天接受全新的东西,对世界保持很高的好奇。我的儿子马上快3岁了,他天天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他对这个世界一直有不同的好奇,但是有可能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就开始习以为常,觉得这个世界就这样,所以我会想长期在一个地方待着不动,长期在一个地区不动,在一个领域不动。

艾诚:你下次不想问问题的时候,欢迎到艾问来坐坐,我们以“问”来问出世界的明白。

黄渊普:通过这种方式接触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听到的很多东西跟我们实际看的不一样,比如我们会比较北京和上海、北京和深圳会有什么不一样,在去那儿之前所谓的帝都、魔都,用网上一些段子去做比较,但是当真正自己去那儿生活,自己去感受的时候,还是会发现原有的自己大脑里面对很多事情有偏见。真正去看了之后,把自己作为当地的一分子会有不同的感受,这样会使自己的性格和经历被撑开一点。

为什么要这么去做?如果我从南方转到北方,又从北京转到上海转到深圳,我都没有办法很好适应的话,亿欧未来需要招纳各个国家不同的同事,我们可能来自美国、印度、东南亚,我们怎么和这些文化体系不一样的人去建立连接呢?毕竟现在在中国的文化大语境里面我们能够比较容易建立这个连接。我更加给自己一个暗示,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使亿欧和美国的同事、印度的同事去建立更好的连接,更多是基于这个。

资本寒冬下,如果创业失败是因为没有做好基础的事情

艾诚:我理解了,亿欧是由湖南小伙创业于中国,但是拥抱世界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这个总结可以吗?

今天也要恭喜亿欧,刚刚宣布了亿欧旗下的亿欧汽车获得了天使轮融资800万元,同时亿欧集团也经历了B轮的融资,包括高榕资本和StarVC。和大家一样,你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创业者,这4到5年的创新经验有没有什么心得特别想在今天的创新者年会上和大家分享?

黄渊普:因为今天是资本寒冬,大多数公司做得不好更多会埋怨外界的资本寒冬。我们其实一直暗示自己是说,如果哪一天亿欧做失败了,我失败的宣言是说由于资本寒冬怎么样,我一定觉得我是不负责任的,所以大多数公司(失败)是因为没有做好基础的事情,而不是因为资本寒冬。

哪些基础的事情呢?比如说你的团队互不互补,你的利益分配机制好不好,你的制度约束别人,是不是也约束自己。当你这艘航行在大海里面的船不漏水,大家又齐心协力,大概率不会挂掉。项目有可能不会做得特别大,但是死亡的概率很低。

我们了解很多公司,大多数公司做失败了,但是那个团队的高管都赚了很多钱,该实现财务自由实现财务自由,这个案例特别多。我们自己在反思,几年下来,我跟彬哥和团队一直在想,唯一坚持好的并不是这些人有多么聪明。我跟彬哥的资质在从2014年起来的那一波创业者里应该属于相对中间段的,但做到今天不是做到了相对超过我们应当达到的高度,我觉得更多是这些基础做好了。所以,我们希望如果是说大家认认真真想去创业,可以把不要想着这个创业是天天去追风口,天天去想着一旦实现财富的时候,有一点利益的时候只是独享,而不是分享给别人。

艾诚:去年艾问出了一本书叫做《创业不死法则》,我们也做了100多个把公司做死掉的调研,确实我们发现了基业长青靠的不是伟大的人,靠的是伟大的制度。在压轴的最后,能否分享一下,你觉得亿欧有活动和内容,未来还有人才、资本、数据、调研,这么庞大的业务线率领着几百号人,你在制度上在做着什么样的创新,可以和我们大家分享吗?

黄渊普:亿欧来讲,我们做的制度创新刚才提到了一些包括我们的财务上透明,就是我跟我搭档两个是不能碰钱;然后我们的合伙人选举制度,我们俩无法任命合伙人,合伙人需要自由的选举,我们害怕这个公司成为天天巴结奉承上级,但是不愿意为下级负责的公司,所以我们更多希望公司的创新动力来自于基层,而不是来自于所谓的高瞻远瞩的领导者。

在这个基础上,亿欧也在测试类似于轮岗制、轮值总裁,我们自己规定了很多,比如我们合伙人一般来讲差不多是禁止自己的亲属在公司任职,不能让自己的亲人来公司,我们希望这个公司脱离创始人后这个公司也能够好好运行。我们这一代的创业者未来需要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当我们上一代的企业家个人的光环太重,一旦这个企业家出事的时候,这家公司就挂了,或者这家公司就没了,我们需要面对这个。您刚才说的基业长青,我觉得唯一的方式是使创始人自己在体系里面光环调低,当然,首先创始人自己要有这个胸怀。

第二点,我们去建立国际化公司的使命。中国到今天来讲很乐观的相信中国的GDP,但是中国出现国际化的公司,我说的国际化公司不是在国外设立一个办公室,而是我们能够去遵守,能够去塑造一种更好的国际制度,这种公司去世界范围内都能获得认可,能够和不同的人接洽,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去做的。如果要做到这点,我们去想,高盛为什么做得好?我们发现他对人才很重视,有很好的合伙人体系,我们也去学,不一定学得特别好,但是我们朝着这个方向。

EqualOcean国际化起航,黄渊普眼中亿欧的未来10年

艾诚:我们祝福亿欧,伴随着EqualOcean这个启航,我们可以真正的来源于中国拥抱世界,有句关于全球化的企业方针,叫做全球化的思维方式,但是我们在对个别市场的时候可以更本土化。最后也邀请黄渊普来回答,预见未来10年,你觉得黄渊普在哪里?亿欧在做什么?

黄渊普:10年后,我其实已经超过40岁了。很多人说到了30岁之后他的思维方式就定式了,从公司来讲我没有设想一个固定的形象,我发现很多伟大的公司最初做的事情和现在做的事情已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一个公司十年之后,它应该比现在更大,同时业务跟现在有非常大不一样。亿欧EqualOcean这个品牌做得事情也将不一样。

如果以10年设想今天,我10年前还在读书,对外有一些憧憬。现在来看,我希望10年之后超过40岁的时候,还依然愿意做这样的事情。至于是不是在财富自由,至于是不是在其他方面,并不重要,如果非得说的更务实一点,到时候应该可以处理好自己的身体健康,身体是基础的东西,另外是说自己内在的内核,也就是我的操作系统,是不是从塞班系统升级到了安卓或者IOS系统。我希望是这样,人的操作系统现在所处的阶段依然处在一个很笨,操作系统比较差的阶段,需要改变的是内核,希望到时候我是IOS,或者安卓的系统。

艾诚:谢谢,我们也祝福黄渊普和亿欧,希望你们对自己更诚实、友善,同时也给这样一个创新和产业的环境提供更多的智慧和温暖,我们掌声响起感谢黄渊普和亿欧团队,谢谢。



责任编辑:于思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