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高端访谈>正文内容
  • 阿里巴巴高管解读第二财季业绩:将着力整合数字网络和平台
  • 2020年11月06日 来源:新浪科技

导读: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CEO张勇,执行副董事长蔡崇信及CFO武卫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11月5日晚间消息,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21财年第二季度业绩: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三个月,阿里巴巴收入1550.5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净利润470.9亿元,去年同期725.4亿元,同比降低34%。

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CEO张勇,执行副董事长蔡崇信及CFO武卫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汇丰分析师Binnie Wong:公司同高鑫零售合并之后,最终的目标是什么?我看到公司在朝着自营的方向在发展,当出现有第三方卖家出售与自营业务相同商品的时候,公司会如何在自营和第三方卖家之间分配流量?

张勇:我们获得高鑫零售控股权的目的在开场白中也提到了,我们希望更好利用高鑫在全国各地实体店的布局,以及更好利用其供应链网络,同阿里巴巴多个不同的业务板块产生更好的化学反应。我们也希望借这个机会,实现高鑫零售大卖场式业务全数字化运营的升级,让这种大商场获得更多来自社区居民的订单,获得更多年轻消费者的订单,这些是我们在高鑫零售加大投资的原因。如果阿里在全国从头自建实体店网络的话,操作起来会比较困难,我们也相信实体店需要实现同数字网络和平台的整合,另外,高鑫零售的供应链对阿里也有很好的补充作用。

关于自营和第三方业务矛盾的问题,阿里一直坚持平台业务,深信伙伴关系,第三方业务绝对是公司的工作重点。我们确实看到在某些品类中,通过与零售商的合作,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加完整的消费体验。比如对于生鲜,蔬菜和食品的线上零售而言,采购都是非常大量的,物流成本一般比较高,而且需要全国范围内高速递送网络,这些由第三方商家经营就不是很现实,需要我们的自营业务同线下的合作伙伴,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所以我们的业务包含自营,也包含第三方。公司将继续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为商家赋能是我们的工作重点,而且即使是在自营业务方面,阿里也与其他公司也有很大不同,我们同供应商,品牌合作方紧密合作,不光是帮助其销售产品,还要提供营销方面的帮助和推广品牌方面的助力,也会同他们共享公司的销售网络,这些都是我们自营业务与众不同的地方。

杰弗瑞分析师Thomas Chong:第一个问题关于社区团购业务,其他公司最近投入了很多资源,我们应该如何思考和理解阿里在这方面的策略?第二个问题关于云计算,公司云业务下半财年的盈利情况是怎样的?长期来看,公司这部分业务的利润率同国际上的竞争对手相比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张勇:社区团购市场不断繁荣,很多公司都进入这个领域,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市场变化,也始终认为消费者体验和能为其带来多大价值才是一个业务发展的最重要方面。我们认为社区团购的发展确实是与消费市场变化紧密相连的,尤其同低线市场和欠发达地区,尤其是农村市场,紧密相关。阿里很多新业务和计划也是直接针对低线市场和农村地区提出的,并从中发展出新的业务模式,其中也包括我们在团购方面的一些尝试。我们认为这种业务模式还处在早期的发展阶段,所有参与的主体都希望能够把握住客户,但是如果有哪些公司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和价值,这些消费者也会出现转变,相信阿里拥有最好的条件,处于最佳的位置能够把握相关的机会。

武卫:关于云计算业务的盈利情况。我们在9月份的投资人大会上谈到,云计算业务已经接近达到盈利,目前的亏损为1.5亿元人民币,EBITDA净利润率仅为-1%,我们预计两个季度内就可以扭亏实现盈利。关于长期的利润率水平,我在之前大会提到说我们的云计算业务没有理由不能达到其他公司云业务的利润率水平,而在达到这个水平之前,我们会继续扩大在这个领域的市场领先地位,提高利润率。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Mark Mahaney:第一个问题,最新在零售行业的一个收购,为公司提供了多大的机会,会对公司业务产生什么影响?另外,目前线上零售的增长水平是否已经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张勇:你可能知道,中国政府最近发布了一个综合发展计划,要把海南岛打造成一个自由贸易港,我们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旅游零售方面免税品的销售也非常重要,中国的消费者去海南旅游要比去其他国家更加方便和容易,因此我们选择在免税品版块进行投资,很高兴同Dufry进行合作,在中国设立合资企业,利用他们的供应链,共同在中国发展业务,当然我们也会同本地的合作伙伴进行协作,为实现更好的业务发展创造必要的条件。如同我之前所有,阿里有很多的基础设施,都是与这些新的业务机会息息相关,包括与旅游零售关系密切,比如数字钱包,我们自己的旅游平台,拥有几亿消费者的中国零售平台,而其中很多消费者就是旅行者,可能会在自由贸易港的免税店消费,我们会利用阿里巴巴所有的优势和资源,发展旅游和零售业务。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认为,疫情显然加快了数字化的步伐,越来越多的人在疫情来临之后成为了线上消费者,这也是一个必要的选择。从他们的消费商品品类来看,从之前的服饰,电子产品和快销品等,渗透到食品,饮料和生鲜等。从销售数字来看,疫情在国内已经得到了控制,人们的生活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某些在疫情期间养成的习惯没有停止,依然在继续,通过线上购买商品的趋势还将持续。

巴克莱分析师Gregory Zhao:双十一期间,改版之后的淘宝对于搜索广告和超级推荐广告量的变化趋势有什么影响?另外一个问题关于监管方对于小贷行业发展提出的新政策,请问阿里电商业务GMV中有多大比例的是通过花呗和借呗消费贡献的?新政对于我们的GMV会不会造成影响?

张勇:双十一不仅是一个为消费而设立的节日,更是同用户互动,让用户产生更多浏览行为,发现购物乐趣的一个节日,所以我们的改版,通过强化沉浸式的体验,使得用户的流量数据和页面打开数量都增加了。毫无疑问,这有助于用户在双十一当中更好地发现他们感兴趣的商品,包括转化为消费行为。关于你提到的搜索和浏览的问题,这两个功能是服务于目的不同的两类消费者,显而易见,搜索功能是服务于有明确购物意向的消费者,比如他通过搜索的方式找一部手机,一件衣服,一件羽绒服;推荐流更多的是创造消费者的需求,让他发现之前他想不到的商品,这两个是互补的。本财季我们的搜索广告业务仍然保持增长,而推荐流也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用户浏览时长和点击率,为提高商业化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关于第二个问题,在阿里零售平台的发展过程当中,支付宝推出以来,这么多年为用户消费和支付提供多样化选择的权利,包括银行卡的直连,信用卡,后来的余额宝和花呗,其实每个消费者都有这么多的选择项,他们可以灵活地切换,对于阿里巴巴的零售平台来说,可以帮助用户非常快地找到商品,也可以提供非常方便支付的体验,我们会继续为他们提供这些体验。公司没有单独计算花呗支付额的占比,我们主要看支付的成功率和保证用户支付体验的多样化。

美银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第一个问题,淘宝特价版所新增的用户数中,有多少是之前就在淘宝有消费行为的?因为我感觉你们暗示这两个渠道并没有相互侵蚀对方的用户,所以想了解淘宝特价版新增用户同淘宝和天猫的用户重叠度。第二个问题关于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公司创新业务的EBITDA净利润率似乎有所下降,原因是研发方面投入的增加吗?公司研发的投入主要投在哪些方面?

张勇:关于你第一个问题,我们始终将淘宝特价版视为独立的业务来看待和推动的,所以我们没有考虑将现有的淘宝用户转移到特价版上去,反而我们是通过一些线上营销和用户互动等计划,吸引消费者来到特价版app,它的价值主张和定位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一个性价比高的平台,用户可以得到非常好的体验,有非常丰富的,性价比极高的商品供选择。目前特价版的月活跃用户数增加很快,9月份达到了7000万,比三个月之前净增3000万。从用户群来看,淘宝在国内网民中的渗透率已经非常高,所以说淘宝和特价版完全没有重叠,这个也不太可能,但确实我们吸引到非常多新的消费者使用特价版。关键要看消费总额,如果有人同时是淘宝和淘宝特价版的用户,我们要看他总体的消费额有怎样的改变,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这样的消费者的平均消费支出是增加的,当然还有更多人是特价版新增的用户。我们会继续用这个方式提高用户活跃度,淘宝和特价版有不同的价值主张和价值定位。

武卫:关于研发投入,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确实在提高这方面的投入。如果单看创新业务,虽然贡献占比还不是很大,亏损是有所扩大的,这部分业务之中包括了我们三年前成立的达摩院,目的是做先进科技的研发,我们的一个宗旨是希望达摩院可以活得比集团更长,我们提出集团至少要做102年的好公司,公司所做的研发项目还不能公开,9月份的云栖大会上由达摩院对于其一部分研究成果做了一些介绍,你可以去了解一下。达摩院下设16个实验室,都是研究非常前沿的高科技领域,包括语音识别和人工智能等等。

摩根大通分析师Alex Yao:从宏观上看,公司财务数字似乎有两个不同的趋势,一是核心商业市场,电商的利润率下降了四到五个百分点,天猫和淘宝的利润增长只有百分之十几,下降了几个百分点,利润率收窄,除此之外,其他所有业务,要么是亏损收窄,要么是利润率提高,综合起来看,这个集团的业绩是非常健康的,我的问题是电商业务利润率的放缓多大程度上是结构性趋势导致的?类似疫情这样一次性事件的影响有多大?跟推出淘宝特价版和聚划算等新业务是否有关?第二个问题,非核心商业业务的提升,多少是结构性的提升?多少是由于集团内部资源由于决策而出现的再分配?

武卫:第一,我想重申,我们视阿里巴巴的所有业务为一个整体,包括其增长和整体的表现,当然我们也会对不同的业务和部门设定具体的增长指标。关于核心商业市场调整后的EBITDA增长率,第二财季同比增长了28%,纵观全球同业的公司,我们应该是很少几家能够实现利润20%以上的增长,它反映出我们在核心商业市场的投资,包括淘宝特价版和聚划算,我们做了很多营销来获取新客,所有这些投资都是我们自愿做出的选择性的支出,其实在我们的支出当中,很大比例都是我们主动选择做出的投资。

非核心业务方面,包括Lazada,新零售,菜鸟,跨境进口等等,其实都是除了淘宝和天猫之外,公司最为核心的业务,非核心业务的整体亏损不断收窄,达到50亿,相比去年同期70亿。我们的新兴业务,包括云计算,数字媒体和娱乐,创新业务等,亏损也在收窄,一方面由于规模效应,另一方面是由于提高了公司的运营效率,亏损已经收窄至47亿,而去年同期的数字是65亿。

花旗分析师Alicia Yap:关于GMV的增长,尤其淘宝业务的GMV增长,公司在公告里面提到说第二财季,淘宝GMV大概有17%-19%的增长,其中是否包括淘宝特价版?另外特价版业务目前的变现模式是什么?跟淘宝一样吗?还是属于初期的变现或者没有变现?淘宝目前的增长速度能够持续几个季度?

张勇:淘宝和天猫的GMV主要还是根据商家类型来分的,要么是淘宝商家,要么是天猫商家,一部分淘宝商家也在淘宝特价版上有经营,不是按app来分的。目前淘宝特价版在中国零售市场的占比在快速增长之中。我们的用户增长非常快,公司目前正在推动GMV后续的增长,也就是每个用户的消费支出能够增长。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