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科技>正文内容
  • 华映科技陷资金“泥沼” OLED产线还未"上马"便遭质疑
  • 2019年03月13日 来源:证券日报

导读:值得注意的是,3月11日晚间,华映科技再度发公告称,华佳彩已收到海丝股权投资支付的3亿元预付款。不过,相较于中华映管对华映科技总计高达逾30亿元的债务,6亿元的纾困资金也只能暂时救急。

此前受益于5G+OLED概念暴涨,罔顾基本面的“问题”股华映科技接连涨停,随后又被“打回原形”。

虽然公司于3月7日晚间公布了“子公司华佳彩将获得海丝纾困股权投资(以下简称“海丝股权投资”)6亿元增资”的好消息。但是,3月8日,华映科技股价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跌停;即使到了3月11日开盘,华映科技股价依然继续下行。

值得注意的是,3月11日晚间,华映科技再度发公告称,华佳彩已收到海丝股权投资支付的3亿元预付款。不过,相较于中华映管对华映科技总计高达逾30亿元的债务,6亿元的纾困资金也只能暂时救急。

3月12日,华映科技总经理陈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6亿元资金只能对公司实现短期支持,后续仍然面临资金压力,公司需依靠自身团队努力,力争扭亏。其进一步透露,今年公司将在下半年推出IGZO TFT 产品,在此基础上OLED试验线有望在年内试产。

控制权归属未定

2月12日,公司召开董事会认定中华映管对华映科技已丧失控制力,中华映管与华映科技及其子公司已非母子公司关系,自2018年12月底不再编入合并报表。此事引发深交所关注。

有报道指出,2019年2月12日中华映管总处长黄世昌公开宣布,对中国大陆华映科技已丧失控制权,目前由第二大股东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负责经营。中华映管仍持有中国大陆华映科技26.37%的股权,是最大股东,但因辞去董事长及董事职务,已丧失对其控制力。

对于中华映管单方面“撂挑子”,华映科技方面则在3月1日的回复函中表示,华映科技目前控制权归属情况存在不确定性。此外,在函询中华映管、福建电子信息投资及莆田国投后,华映科技不存在股东间控制权争夺或其他治理纠纷。

陈伟对《证券日报》记者进一步透露,除董事长及董事辞职外,华映科技目前两岸原班经营管理团队仍在正常运作,而信息集团此前也早已有管理人员派驻,但日常经营工作仍主要由华映科技管理团队负责。

值得注意的是,华映科技日常生产经营与中华映管关系密切,其中,2017年公司向中华映管及其相关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关联交易占比为36.58%,销售商品、提供劳务关联交易占比为55.65%,而中华映管重整无疑将对华映科技后续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据悉,华映科技将在4月30日发布年报,而此前公司业绩预告显示,受到母公司中华映管破产重整影响,华映科技归属净利润预亏37亿元至55亿元。

根据华映科技自结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应收账款中应收实际控制人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映管”)款项余额为4.58亿美元(以12月月末汇率折人民币31.41亿元),上述应收款项无法全额收回,公司需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华佳彩OLED产线疑云

值得一提的是,华映科技业绩还受投资规模最大的子公司华佳彩较大金额亏损影响。公司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福建华佳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佳彩”)预计2018年亏损约人民币15亿元。其中,2018年华佳彩固定成本折旧计提就高达5.6亿元。另外,华佳彩直到去年6月份才基本达到设计产能,而且目前华佳彩仍低阶手机屏产品a-SiTFT为主。

华佳彩可以说是华映科技近年来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2015年6月2日,华映科技决定在福建莆田投资设立福建华佳彩有限公司,目的是以利推进第6代TFT-LCD生产线募投项目前期规划运作。

为推动此项目,华映科技配套进行了百亿元定增募资,按计划华佳彩第6代TFT-LCD生产线项目计划投资120亿元人民币,新建玻璃基板尺寸为1500mm×1850mm,设计产能为3万片/月。预计2015年9月份开工建设,2017年7月份投产。

不过,上述项目一推再推,直到2018年6月份才达到设计产能。此外,当时被视为领先技术产品的二期OLED产线和试验线直到目前仍未实现投产。

华映科技曾于2018年5月7日在互动易平台表示,华佳彩设计月产能3万片大板,目前产能为2万片左右,预计2018年第二季度达到设计产能。华佳彩项目二期尚处规划中。另外,公司OLED实验线在建置中。

但是,中华映管总处长黄世昌却于2019年2月12日表示,中华映管通过投资华映科技间接投资的福建蒲田6代面板厂华佳彩,原规划生产低温多晶矽面板,或采用金属氧化物制程,目前均未实现,实际产品仍为传统多晶矽面板(a-Si)。

迪显咨询公司分析师崔吉龙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称,和华佳彩同时期上马的OLED项目,在2018年都陆续开始达产,预期在今年或明年将逐渐实现技术成熟。相比之下,华佳彩在传统的a-Si项目方面尚未能实现盈利,如果在未来继续投入OLED项目,无论是技术或者资金门槛都相当不容易,还需要数百亿元的继续投入及2年至3年才能实现达产。

陈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华佳彩OLED项目与目前国内其他主流厂商的技术路线不同,系以IGZOTFT技术为基础,公司按照正常程序推进项目进展,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实现IGZOTFT产品量产,同时在此基础上OLED试验线有望在年内试产。

其进一步表示,尽管市场对OLED关注颇高,但从实际情况看,OLED产品能否成为成为华佳彩未来盈利驱动仍存未知。首先目前OLED产线至少需要两三百亿元的后续投资,此外,从市场竞争来看,将越来越激烈。

业内人士认为,IGZOTFT技术产品目前属于市场上具备差异化竞争的技术,该技术在中尺寸产品方面具有优势。

百亿元募资项目盈利靠补贴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比同行业其他厂商,华佳彩无论是在项目进度上还是盈利状况上都不能说是成功,相反可以说明显落后与同期其他厂商项目。

更有市场人士质疑,近几年来,华映科技盈利的一个主要因素是来自政府补贴。

根据2017年6月27日公告显示,华映科技与莆田市人民政府及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签订《福建莆田高新技术面板项目投资合作合同》。合同涉及项目补贴26.4亿元,在项目投产后六年内平均提供给华佳彩公司,每年4.4亿元。

此外,华佳彩于2016年至2017年陆续收到商务局招商引资补助、人才开发补助、调峰生产奖励专项补助等各项政府补助合计24.05万元。

公司年报显示,2017年华映科技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4.84亿元,其中,全资子公司华佳彩收到的政府补助为4.4亿元。此外,公司2016年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4340.8万元,并且通过5.7亿元的投资收益才使当年不致亏损。

而华映科技认为,2018年华佳彩亏损原因中也包括未收到政府补助一项。数据显示,华映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前三季度华映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3.96亿元、2.05亿元、-4.61亿元;但是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517.02万元、-3.31亿元、-4.83亿元。

对于华佳彩为何选择莆田落户,而不是距离上下游配套更完备的厦门或福州,是否因为补贴政策驱动?陈伟则认为,华佳彩是基于福建省的产业配套基础,从地理位置上看,莆田距离福清也就是半小时的路程,并不遥远。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