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电子>正文内容
  • 东芝半导体牵手日美韩联盟 芯片市场整合将放缓
  • 2017年09月22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除了贝恩资本,联盟成员还包括日本产业革新机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韩国SK海力士、苹果、戴尔等机构和公司。从成员性质来看,日本本地派、中立派、竞争对手、客户均在其中,而东芝依旧在半导体子公司的新架构中掌握话语权。

深陷财务危机的东芝终于在2017年9月底解决了燃眉之急,为其半导体子公司选定买家后,东芝的重建计划也迎来转机。

9月20日,东芝正式宣布,将半导体子公司出售给贝恩资本主导的日美韩联盟。此次收购总额约为2万亿日元,近日双方将签署最终协议。在7个多月的时间内,分别由贝恩资本、西部数据和鸿海集团牵头的三大财团对东芝展开炽热的“追求”,姿态摇摆的东芝最终牵手日美韩联盟。

除了贝恩资本,联盟成员还包括日本产业革新机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韩国SK海力士、苹果、戴尔等机构和公司。从成员性质来看,日本本地派、中立派、竞争对手、客户均在其中,而东芝依旧在半导体子公司的新架构中掌握话语权。

但是,在推进交易过程中,东芝还面临着两大难题,一是合作伙伴西部数据已经对东芝提起诉讼,二是各国漫长的反垄断审查。如果未能在2018年3月底财年结束前完成交易,东芝仍有退市风险。

东芝的抉择

半导体业务是目前东芝最优质的资产,为公司贡献了50%的营业盈利。由于东芝在核电业务上的失手,不得不出售核心业务以求自保。而东芝的半导体业务主要为NAND Flash(NAND型闪存芯片),此类存储芯片的供不应求,也引得业内争相竞购。

在谈判协商的过程中,“价高者得”的标准在东芝眼中并不完全适用。鸿海集团报出最高价格2.1万亿日元时,东芝未曾动心,因为日本方面担心技术外流。“日本政府不允许因东芝交易而让中国获得最先进的闪存技术,因此被认为有可能导致泄密的鸿海被淘汰。”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向记者分析道。

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老杳也向记者表述了相同观点:“客观来说,他们还是担心中国拿到这个技术,担心中国市场在存储器领域崛起太快。”

事实上9月初,西部数据、KKR主导的日美联盟曾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拿下东芝存储芯片的竞购方,因为西部数据在8月份获得了独家谈判权。但是9月13日,东芝又和贝恩资本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早在6月份东芝也表明过出售给日美韩联盟的意向,如今东芝还是转向了最初选择。尽管西部数据在9月19日还提出过更优惠的收购方案,但是依旧没有获得东芝的芳心。

对于西部数据的落选,在多位业内专家看来,一方面是由于西部数据联盟的出价较低;另一方面西部数据虽然和东芝共同运营闪存芯片工厂,但是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两者的关系比较微妙。

老杳谈道:“最终选择日美韩联盟,可能是因为贝恩资本是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如果东芝把半导体子公司出售给海力士或者西部数据主导的财团,日本会担心对闪存的格局产生影响,更不希望闪存业务被竞争对手吞并,届时东芝半导体还能否作为一个独立公司都存在疑问。而卖给贝恩资本主导的联盟,未来东芝进行独立决策会更容易一些,财务问题解决后也有希望再买回来,因此相对而言贝恩资本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此前日本政府也曾担心SK海力士会因为收购导致技术外流,但是东芝的相关负责人解释称SK海力士对东芝半导体子公司并没有决定权,只是投资贝恩资本旗下公司。据悉,在与贝恩的收购方案中,东芝依旧持有半导体子公司的部分股权,而日本企业方拥有过半的股权以掌握决定权。

而“愤怒”的西部数据在9月20日当天就向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ICC)发起诉讼,欲让东芝停止单独投资扩建日本四日市的闪存芯片厂房;5月份时,西部数据对东芝的控告则集中在闪存技术的泄露,不过诉讼的目的一致,都是阻止东芝对半导体的出售。

对比“受伤”的西部数据和鸿海集团,东芝和日美韩联盟中的苹果、戴尔、SK海力士等企业受益颇多。就东芝本身而言,不仅筹到了巨额资金,有助于将来的投资和扩产,还保留了对子公司的掌控权。对于苹果、戴尔、SK海力士来说,均获得了闪存相关的资源。

芯片市场整合放缓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的统计,在2017年9月份的全球NAND Flash市场中,三星的产能市占率达到36.9%;东芝/西数阵营位居第二,市占率为34.4%,和三星颇为接近;美光/英特尔阵营以17.1%排在第三;SK海力士的市占率为11.6%,排名第四。

在东芝出售存储芯片业务后,简单地从市场份额来看,东芝、西部数据和SK海力士阵营三者相加为46.0%,高于三星产能。不过,顾文军指出:“出售后的东芝NAND Flash营收,与SK海力士不会并表,因此不会对市场份额和格局造成直接的影响。”

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研究经理陈玠玮告诉记者:“关键因素仍在WD(西部数据)的态度,若WD持续提起法律诉讼,干扰TMC(东芝半导体子公司)出售,我们认为三星跟美光阵营将会因此收益最多,在资金难以到位的状况下,将对四日市工厂的扩产进度造成负面影响。若资金能够顺利到位,未来TMC/WD在投资无虞的状况下,将有机会在产能及技术上与三星一拼。”

同时,DRAMeXchange的研究报告显示,平均而言,一座NAND Flash新厂耗资约80亿美元(月产能约8万-10万片),若是只靠东芝或是西部数据单一的财务能力,长期而言无论是在扩产或是技术研发皆难以与龙头三星比拼。

存储芯片领域的市场当下趋于稳定,多位分析师向记者预测表示,NAND Flash都是重资产、大规模的投入,接下来收购不会频繁发生。

就整体芯片市场而言,尽管2015、2016年并购四起,2017年整体速度已经放缓。老杳认为,现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几大巨无霸,可收购的标的越来越少,整个并购不像前两年那么疯狂,未来几年可能会安静一些。中国的公司还没有起来,没有形成寡头,大家势均力敌,也很难产生并购。

但是在顾文军看来:“并购还是会持续。一是新兴的AI、智能驾驶等领域各大芯片公司都高度重视,纷纷发掘可供收购的初创公司资源,一些大公司(如Xillinx)也有可能成为更大公司(Qualcomm)所需的资源;二是传统的模拟、功率、射频等芯片领域还有通过整合以提升份额和盈利水平的必要。”



责任编辑:金芮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