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房地产>正文内容
  • 黄其森“反思”要追求小而美 泰禾集团逾期借款两月减少88.6亿
  • 2021年02月22日 来源:长江商报

导读:春节后会正式宣布与万科的合作,代表泰禾集团债务重组已接近尾声。春节后到底“后”多久,黄其森并未明确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泰禾集团已迫不及待。

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两鬓新添了几许白发,也谨慎低调沉稳了许多。

2月6日,泰禾集团主动拜访央企葛洲坝集团,双方表示将在施工协同、项目股权合作、未来社区建设等领域开展合作。

资本市场上,这类企业之间的走访十分寻常。不过,出访葛洲坝,泰禾集团是由董事长黄其森带队,让双方的合作有了些别样的韵味。

因为,“老赖”黄其森已许久未公开露面。而此前有消息称,黄其森一度常住在北京金融街的一家酒店中,目的是方便与金融机构进行沟通。

而就在拜访葛洲坝的三天前,2月3日,泰禾集团的内部管理层工作会议上,黄其森像往常一样,向管理层“布道”自己最近的感悟,重点的信息是:“泰禾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70%的债权方已经签约或者正在签约,春节后会正式宣布万科战投入股的消息。”

2020年7月31日,泰禾与万科签订协议,万科拟以24.3亿元入股泰禾,并持有19.9%的股份。这份协议将在泰禾制定有效的债务重组方案后生效。

有评价称,尽管万科并不直接介入泰禾的庞大债务,但万科施以援手后,仍为泰禾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春节后会正式宣布与万科的合作,代表泰禾集团债务重组已接近尾声。春节后到底“后”多久,黄其森并未明确交代,但可以肯定的是泰禾集团已迫不及待。

泰禾官网近一年未更新

记者发现,泰禾集团官网上,最后一条新闻发布于2020年3月19日,这则新闻标题为《专访泰禾葛勇:长期加码医疗,今年落地82个“家庭医生服务站”》。

葛勇是泰禾集团联席总裁,2019年12月上任。目前,“家庭医生服务站”也未传出明确的进展。

2020年3月17日和18日,泰禾集团官方网站连发两则消息,一则是荣登“2020中国房地产卓越100榜”,一则是荣登“2020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

类似的百强榜单,均是以前一年的业绩为标准。两则新闻述说着泰禾集团昔日的辉煌。

1980年,15岁的黄其森考入了福州大学建筑系,被冠上“神童”的称号。1984年,黄其森被分配到了当地的一家国有银行工作,但他始终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创业热席卷全国。1996年,黄其森在福建成立了泰禾集团,正式进军房地产市场。此后的6年间,泰禾集团一直不温不火,但也比较稳健。2002年,黄其森率领团队北上,进军北京市场,开发的第一个项目便是中式文化定制精装的“运河岸上的院子”。该项目由华人建筑大师张永和操刀设计,结合地脉、人文历史、独具匠心地设计了“古树高墙、门庭院落”的中式别墅。“中国风”的住宅在当时引起了极大轰动,让泰禾集团走进了大众视野。

2007年,黄其森将价值24亿元的泰禾股权,悉数并入福建三农。到了2009年,泰禾以品牌价值16.8亿元入选“中国房地产企业品牌价值20强”,是当时唯一一家福建的房地产商。

2010年9月,泰禾集团顺利借壳上市,一举成为当年唯一上市成功的房地产企业。

2014年3月,黄其森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中国房地产发展的时间很短,真正发展也就十来年的时间。“我认为,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才刚刚开始。”

随后,泰禾集团的营业收入一路狂飙,2015年达到148.13亿元,迈入“百亿房企”序列。2016年,公司营收又增至207.28亿元。2018年,泰禾集团营业收入为309.85亿元,达到公司历史最高点。

“黄金十年”论只说对了一半

然而,对于泰禾集团来说,黄其森“房地产黄金十年”论,只说对了前5年,公司由盛转衰只用了两年。

随着泰禾集团营业收入的增长,公司的负债也水涨船高。数据显示,2010年,泰禾集团总负债仅18.19亿元,2018年达到2431.36亿元,8年增长了约133倍,而同期营收仅增长逾10倍。

2019年,泰禾集团营业收入缩水至236.21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更是只有28.07亿元。

1月30日,泰禾集团公告,公司在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1.7亿元至55.2亿元,而2019年同期则盈利4.6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32.63亿元至46.1亿元;营业收入35.17亿元至46.52亿元,2019年同期为236.2亿元。

以营收最高46.52亿元来看,泰禾集团与2013年的61.28亿元还差了近15亿元,一举“倒退”了8年。

而且,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泰禾集团依然背负着1722.37亿元的负债。

2019年6月,黄其森还公开表示,此前泰禾和100多家金融机构合作,一旦金融机构出问题,遇上兑付,就可能会对泰禾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于是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行调整,现在就和15、20家金融机构形成战略合作,至今还没有一笔(债务)发生过违约。

黄其森的盲目自信也带来了严重后果。

2020年4月,在北京市人民法院公布的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黄其森赫然在列,一时间将泰禾和黄其森推向风口浪尖。

2021年1月,泰禾集团及黄其森均新增一条限消令。据案号(2020)豫0105执16240号,申请人郑州悦盟商贸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1日对泰禾集团及法定代表人黄其森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不过,泰禾集团还是有些底气的。根据泰禾回复深交所内容,截至2020年5月底,公司所开发房地产项目总剩余可售货值约3650亿元,同时自持购物中心、写字楼、底商等物业项目共计18个,公允价值共计约255亿元,另外凯宾斯基、铂尔曼、洲际酒店3个运营中的酒店账面价值共计约29亿元。

截至2020年10月23日,泰禾集团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487.1亿元,尚未支付的利息为64.76亿元。

不过,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泰禾集团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398.5亿元,两个月减少了88.6亿元,尚未支付的利息为67.48亿元。可以看出,泰禾集团正卖力还债。

“以后花钱一定不会大手大脚”

“行业中企业遇到麻烦的时候,万科施以援手,主要是不想行业出现恶性事件,这对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是有利的。泰禾目前要协调的关系还需要方方面面的合作,需要更多的时间。”

2020年10月31日,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公开表示,“和泰禾的合作需要更多时间。”

2018年,郁亮曾喊话要“更好地活下去”。而如今,万科成了泰禾集团的救命稻草。而且,郁亮的态度似乎是不想让泰禾集团的崩盘,成为房地产行业式微的序曲。

但无论怎么看,万科的确是在为泰禾集团“续命”。

有知情者透露,2月3日,泰禾集团的内部管理层工作会议上,黄其森两鬓的白发多了许多。

会上,黄其森也重点感谢了政府部门和万科的出手相救:“对于帮助过泰禾的人,我们一定不能忘记。”

黄其森还进行了“反思”:

“之前太依赖经验主义,跟万科接触后,感觉自己管理上就是‘小学生’,万科的规章制度以及对员工的考核都值得借鉴,以前管理太松了。”

“对政策的严苛程度没有预判,对市场规律不敬畏,以后花钱一定不会大手大脚,用人标准也一定会和过去不一样。”

“不再追求2000亿规模,要做‘小而美’的公司,不再贪大求全盲目扩张,只聚焦重点城市和核心区域。”

低调了许多的黄其森,也让泰禾集团慢慢“回血”。或许,谁都不想泰禾集团轰然倒下。

2020年12月18日和12月22日,泰禾先后发布两份公告称,与民生银行(5.290, 0.04, 0.76%)、长城资产达成债务展期协议。

民生银行涉及一笔18亿元的贷款,从2020年12月20日展期至2022年6月10日,对应珠海泰禾中央广场项目;长城资产涉及120亿元贷款,从2020年4月18日展期至2023年12月18日,对应深圳院子、坪山泰禾中央广场两个项目。

有媒体了解到,兴业银行(25.770, -0.98, -3.66%)早先已与泰禾就债务重组问题签订备忘录,但具体内容不详。

“泰禾快上岸了。” 黄其森反复说道这样一句话。但愿如此。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