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时尚>正文内容
  • 安踏连遭浑水两份做空报告轰炸 十三个月内遭遇三次做空
  • 2019年07月10日 来源:中国网财经

导读:国内唯一一家市值超千亿的服装品牌安踏体育日前遭到浑水做空,这家排名仅次于耐克与阿迪、市值达到全球第三的服装品牌近来屡屡被做空机构盯上,继市值蒸发百亿后安踏体育的股价仍在低位徘徊,在分析人士看来,财务漏洞多、数据不正常是安踏屡屡成为做空机构猎物的主要原因,而眼下,安踏的危机并没有过去,“浑水后续仍可能有做空报告出来”。

国内唯一一家市值超千亿的服装品牌安踏体育日前遭到浑水做空,这家排名仅次于耐克与阿迪、市值达到全球第三的服装品牌近来屡屡被做空机构盯上,继市值蒸发百亿后安踏体育的股价仍在低位徘徊,在分析人士看来,财务漏洞多、数据不正常是安踏屡屡成为做空机构猎物的主要原因,而眼下,安踏的危机并没有过去,“浑水后续仍可能有做空报告出来”。

浑水向安踏开炮

以狙击中概股而闻名的沽空机构浑水最新的猎物是国内唯一一家市值超千亿的服装品牌安踏体育,前者在短短12小时内连发两份做空报告,直指安踏体育的财务报告严重不可信。

7月8日,浑水发布第一份报告,质疑安踏体育的财务报告严重不可信,暗中控制了大量的分销商,通过财务操纵的方式来“美化”业绩。报告一经发布,随即引发安踏体育大跌逾8%,市值缩水百亿港元,公司紧急向港交所申请临时停牌。

“安踏品牌的分销商貌似是独立第三方,但实际上都在安踏的掌控之中。”浑水报告指出,在大约46个一级分销商中,安踏秘密控制超过了40个,这些分销商销售合计占总销售额约70%。同时,将子公司变成分销商,这样“子公司”的成本不必出现在上市公司系统中;另一方面,不用等到商品最终销售到客户手中,在分销商收到货物后就可以确认收入,既减少开支,又加速收入确认,这无疑会让财报得到美化。

浑水报告还指出,这些分销商的平均毛利率仅为7%到8%,平均净利率则接近为零,远远落后百丽和宝胜这些运动鞋服代理公司。

7月9日早盘,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公告,否认浑水对其相关指控,指出部分分销商为推广业务便利,会自称为集团“子公司”或“分公司”,而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其为安踏品牌的一份子。

7月9日上午,浑水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指责安踏体育涉嫌内部腐败欺骗投资者,十年前利用代理人体系转移上市公司优质资产。安踏体育对此回应称指控报告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截至7月10日收盘,安踏体育的市值为1362亿港元,经历了股价暴跌、澄清公告之后其股价仍没有起色。

对安踏体育而言,浑水的做空报告随时可能卷土重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安踏体育眼前的危机应该基本算过去了,但深层次的危机还没解决,不排除之后还有做空报告出来。

连遭三次做空

过去的13个月中,安踏已经三次成为沽空机构的猎物,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与安踏不透明的财务状况息息相关。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安踏被做空主因还是财务漏洞多、数据不正常。

2018年6月14日,沽空机构GMT发布针对体育用品企业的做空报告。报告重点提到了安踏,认为安踏的“利润率难以置信,(安踏)要么是世界最好的体育用品公司,要么就是个骗子公司。”而GMT倾向于相信后者。

2019年5月,沽空机构Blue Orca发布安踏体育的做空报告,认为安踏夸大旗下品牌Fila的零售销售收入,对比一众国际知名运动品牌,“好的太不真实”,安踏估值有34%的潜在跌幅。Blue Orca Capital创始人索伦达尔更是质疑安踏的会计及企业治理水平,尤其是旗下品牌FILA(斐乐)的营收不透明,认为其股价有高达34%的下跌空间。

上述两次做空均对安踏体育股价造成短期影响,但安踏体育股价在短期下跌后,又再度回升到做空前水平。

安踏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营收同比上涨44.4%至人民币241亿元;经营溢利同比增长42.9%至57.00亿元。安踏集团总裁郑捷表示,这得益于增长强劲的FILA,销售增速超过80%,全年流水超过100亿元,是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

近年来,野心勃勃的安踏朝着2025年的“营收千亿目标”全力冲刺,为此开启了“买买买”模式,相继收购了斐乐与亚玛芬体育。不过在安踏体育的财报中却从未披露斐乐的具体财务数据,这也成为安踏财务不透明的主要质疑点。自2009年收购斐乐以来,安踏体育一直未曾披露斐乐的具体收入及其他数据,仅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安踏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包含斐乐在内的门店数目共1652家。

财报显示,2018年安踏集团实现营收241亿元,市值超千亿港元,位居全球同行业前三,安踏同时还喊出了赶超耐克、阿迪达斯的口号。不过无论从市值、营收数据还是产品、品牌层面,安踏想要赶超耐克、阿迪达斯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眼下,安踏的当务之急是,经受住做空机构的猛烈炮火,并全身而退。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