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时尚>正文内容
  • 又一家提请破产 独立制表能出现下一个百达翡丽吗
  • 2021年04月07日 来源:第一财经

导读:去年这个时候,独立制表品牌HYT还在筹备参加“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线上展览,今年却已走上破产之路。2月底,品牌发布公告称,因为疫情无法筹集运营资金,提请破产并等待法官裁定。

去年这个时候,独立制表品牌HYT还在筹备参加“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线上展览,今年却已走上破产之路。2月底,品牌发布公告称,因为疫情无法筹集运营资金,提请破产并等待法官裁定。

2012年,HYT成立于瑞士制表重镇纳沙泰尔(Neuchatel),HYT为Hydro Mechanical Horologists的缩写,直译为“液体机械钟表专家”,标志性特色是通过液体流动显示时间。

当年推出的第一款时计,表盘上装有管壁厚度只有人类头发直径四分之一的波纹管,内置彩色与透明液体分别负责追踪过去的和即将到来的时间,两者的会合点代表“此时此刻”,以此呈现时间的流动过程。打破传统腕表观时模式与想象,为其在创立之初就赢得一枚日内瓦钟表大赏(GPHG)最佳创新奖。

HYT的故事吸引了一众钟表爱好者,投入烧钱也必不可少。品牌由五位合伙人共同创立,有40多位员工,任命了曾任职于爱彼表的文森特·佩里亚尔(Vincent Perriard)为CEO,代理了Frederique Constant、Graham等独立品牌的Swiss Prestige Ltd.为代理商。虽然HYT自成立以来新作不断,也在去年参加了“钟表与奇迹”线上表展,但随着疫情蔓延面临资金困境。2020年底公司高层变动,首席运营官升任首席执行官,希望通过融资度过困境,但未能筹措到所需资金。

HYT远不是在疫情中倒下的第一个独立制表品牌,很遗憾,它倒在了黎明前。最先在疫情中应声而倒的,是早在2020年2月27日就宣告提请破产申请的RJ-Romain Jerome,虽然名字拗口,大众知名度也不高,但是说到标志性作品很多爱表人都能记起:利用泰坦尼克号遗骸材料所打造的腕表。它的表圈使用了一种特殊合金——由泰坦尼克号部分残骸与建造泰坦尼克号的Harland & Wolff船厂提供的金属融合而成,经氧化后斑驳沧桑,表明自己是位有故事的同学。

RJ成立比HYT早8年,两者颇有相似之处:首先是独此一家的创意,始终保持小众风格;RJ也请来了曾任职宇舶表的老将伊凡·阿帕(Yvan Arpa)担当首任CEO,提请破产申请时同样仅有30多位员工。这也是瑞士高级制表领域中独立制表品牌的缩影。

广义而言,百达翡丽、劳力士等都可以被称为独立制表品牌。这些品牌由家族拥有,并有独立决策权;机芯设计制作不假人手,均由自家表厂独立完成。然而历史悠久、声誉卓著的它们早已“封神”,真正在这条赛道上的选手们都还只是“少年”。

疾驰在赛道前端的是最早驶入的先行品牌。1991年,让瑞士制表业遭受沉重打击的石英危机尚未过去,出生于瑞士制表重镇拉夏德芳(La Chaux-de-Fonds)的制表师法兰克·穆勒(Frank Muller)与业界友人瓦坦·史迈克斯(Vartan Sirmakes)携手创立法兰克·穆勒品牌,专注于法兰克·穆勒最喜爱的复杂功能腕表。之后一系列创新问世,法兰克·穆勒名下的36项世界首创以及其他专利,产生了诸多标志性设计,比如Crazy Hours、配备36项复杂功能的Aeternitas Mega 4,以及Cintrée Curvex樽形表壳(其长与宽方向均呈曲线弧度,必须对水晶玻璃进行手工加工方能完美贴合)。

独步业界的表款得到了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等明星客户加持,又遇全球经济向好、传统机械表回潮的大好时机,法兰克·穆勒全速前进,旗下拥有6家制造厂,数百名员工。更值得一提的是,其创立的WPHH表展——World Presentation of Haute Horlogerie,确立了它在独立制表领域的江湖地位。同样位于独立品牌头部的,还有成立于2001年的Richard Mille,它擅长融入赛车灵感,专攻复杂功能,金字塔顶端的售价吸引了众多明星粉。

头部品牌一骑绝尘的同时,多数独立品牌如HYT、MB&F、Christophe Claret、URWERK、Greubel Forsey、Ressence等有着相似的画像:由资深制表师或业界人士创立,很多直接以制表师的名字命名;保持小而美的规模,独具特色或深耕某项复杂制表领域。

这样的特性也注定了它们难以扩大规模,因为标志性表款前期需大量研发投入,制作的复杂程度又导致无法通过量产降低成本,因此“小而美”在零售端意味着“美且贵”。市场营销是另外一个掣肘,根基尚浅意味着需要大量市场投入以提高知名度与美誉度。

突如其来的疫情带给独立制表品牌的压力,远大于那些隶属大集团或已“封神”的同行。2020年上半年停产,关闭工厂和门店,基本属于“人人有份”,不论是历峰集团旗下品牌,还是劳力士、法兰克·穆勒都是如此。然而得益于遍布全球的销售网络和谋篇布局已久的数字化进程,大集团大品牌在下半年迅速翻红,仅中国销售就撑起了大半边江山。

同样以特立独行的姿态进入高端制表领域的宇舶表和罗杰杜彼都曾是前辈高人:前者创立于1980年代,以融合的艺术著称,于2008年加入LVMH集团;后者为制表师罗杰·杜彼(Roger Dubuis)创立的同名品牌,成立于1995年,同样于2008年加入历峰集团,疫情中稳中求进。而销售网络上的短板,让独立品牌中的多数陷入困境。

同样是加入大品牌旗下,尊达(Gerald Genta)却略有不同。他是瑞士制表领域的天才设计师,爱彼的常青树皇家橡树、百达翡丽的鹦鹉螺和欧米茄的星座系列等都出自他的创意。尊达早在1969年就创立了同名品牌,并于2000年被宝格丽收入旗下,后来成了宝格丽腕表中的Gerald Genta系列,依然保留了其表盘设计和逆跳功能等原有品牌DNA。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