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建材>正文内容
  • 二度IPO折戟 兴欣新材难圆上市梦
  • 2021年02月03日 来源:北京商报

导读:闯关科创板失意之后,兴欣新材将目光盯向了创业板,但如今来看,仍未摆脱撤单命运。在兴欣新材IPO接连终止的背后,公司也有不少槽点备受监管层关注,其中实控人收举报信、募投项目必要性等都遭到了重点追问。

绍兴兴欣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欣新材”)的上市梦要“醒”了。深交所最新消息显示,兴欣新材创业板IPO处于终止状态,这也意味着公司将无缘A股。近两年,在实控人叶汀的带领下,兴欣新材的资本路走得颇为艰难,2018年公司有了上市念头,之后在2019年正式冲击科创板,但最终撤单。闯关科创板失意之后,兴欣新材将目光盯向了创业板,但如今来看,仍未摆脱撤单命运。在兴欣新材IPO接连终止的背后,公司也有不少槽点备受监管层关注,其中实控人收举报信、募投项目必要性等都遭到了重点追问。

转战创业板仍告败

科创板IPO终止之后,兴欣新材的创业板IPO也黄了。

深交所官网披露消息显示,因兴欣新材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深交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兴欣新材IPO正式终止。

据了解,兴欣新材创业板IPO在2020年7月31日获得受理,之后在当年8月30日进入已问询状态,未曾料到,排队半年时间,兴欣新材IPO最终折戟。

记者发现,兴欣新材觊觎资本市场多年,早在2018年9月公司就做了辅导备案登记,并且此次创业板IPO终止也并非公司首次撤单。上交所官网显示,兴欣新材在2019年6月曾拟登陆科创板,之后公司在当年7月进入已问询状态,但披露两轮问询回复后,兴欣新材科创板IPO却在2019年12月戛然而止。

彼时对于兴欣新材撤单的原因,上交所官网显示,因兴欣新材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者保荐人撤销保荐。针对前次科创板IPO撤单情况,深交所也曾要求兴欣新材进行重点说明。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对记者表示,各个公司撤单原因不尽相同,可能是问询回复时间不够或者是企业自身原因等。

针对公司后续是否会继续谋求A股上市等问题,记者向兴欣新材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招股书显示,兴欣新材主要从事有机胺类精细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产品包括哌嗪系列、酰胺系列、氢钠等,其中哌嗪系列为报告期内主要产品,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80%左右。

具体细分来看,哌嗪系列包括N-羟乙基哌嗪、无水哌嗪、N-甲基哌嗪、N-乙基哌嗪、三乙烯二胺、脱硫脱碳剂6种产品,酰胺系列包括N,N-二甲基丙酰胺产品。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兴欣新材控股股东、实控人系叶汀,其直接持有公司3250.94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额的49.26%,并通过璟丰投资控制公司588.1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额的8.91%。

实控人曾多次遭举报

实际上,兴欣新材科创板撤单与公司实控人被举报不无关系,而在此次创业板IPO过程中,该事项也被监管层重点关注。

在深交所的追问下,兴欣新材表示,2019年8月15日,公司保荐机构收到江西昌九金桥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化工”)股东俞庆祥寄送的《关于兴欣新材实际控制人叶汀在金桥化工任职期间违规情况的简要说明》(以下简称《简要说明》),并且当年10月25日,公司律师收到《关于叶汀担任金桥化工总经理及其承包经营期间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律师函》(以下简称《律师函》)。由于保荐机构、公司律师核查《简要说明》与《律师函》中所述事项所需时间存在不确定性,而公司回复审核问询的时间不得超过3个月,因此决定于2019年12月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

不难看出,兴欣新材科创板IPO撤单与公司实控人收举报信直接相关。

在此次创业板IPO过程中,兴欣新材实控人叶汀被举报一事也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具体来看,叶汀曾在2002-2009年间同时担任兴欣新材及金桥化工总经理,2007-2009年间承包经营金桥化工。根据举报内容,叶汀未经金桥化工董事会同意,擅自将哌嗪系列产品的生产技术转移至兴欣新材,叶汀未经金桥化工股东会同意擅自成立兴欣新材,并与金桥化工产生大量关联交易;此外,叶汀存在违法侵吞金桥化工应收货款的行为,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或挪用资金罪。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提及的金桥化工系上市公司ST昌九于2002年与南昌金桥有限公司合资建立,主要从事哌嗪及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而在2009年9月,金桥化工因经营困难停产,同年,兴欣新材开始研发生产无水哌嗪、N-甲基哌嗪、N-乙基哌嗪等报告期内的主要产品,而此前兴欣新材主要生产氢化钠。

在回复函中,兴欣新材表示,举报信所称相关事项与事实不符,叶汀代收款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或挪用资金犯罪,未因此受到司法机关的追诉。

募投项目必要性遭质疑

招股书显示,兴欣新材报告期内多种产品产能利用率快速下滑,这让公司继续扩充产能、募投项目的必要性等问题遭到了监管层的质疑。

具体来看,2017-2019年,哌嗪系列中的无水哌嗪产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41.49%、67.25%、42.82%,N-甲基哌嗪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58.96%、121.31%、38.8%,产能利用率均出现快速下滑。而其他主要产品如N-羟乙基哌嗪、N-乙基哌嗪、脱硫脱碳剂等的产能利用率也有不同程度下滑。

此番冲击IPO,兴欣新材拟募资4.75亿元,分别投向年产14000吨环保类溶剂产品及5250吨聚氨酯发泡剂项目、研发大楼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拟投入募资额分别约为2.875亿元、3750万元、1.5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年产14000吨环保类溶剂产品及5250吨聚氨酯发泡剂项目涉及产品就包含产能利用率较低的N-羟乙基哌嗪、N,N’-二羟乙基哌嗪。

针对上述情况,深交所也曾要求兴欣新材结合报告期后业绩情况、下游客户的需求情况,分析公司在产能利用率不高的情况下,继续大额购置资产扩充产能的原因,募投项目的必要性。

另外,兴欣新材子公司安徽兴欣生产的三乙烯二胺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4.12%、24.9%、31.11%,产能利用率也持续较低,且2019年销量也较2018年出现下滑,2018年、2019年该产品销量分别为849.07吨、733.88吨。

深交所也要求兴欣新材结合三乙烯二胺市场需求及市场竞争情况,分析安徽兴欣产能利用率较低、销量下滑的原因,结合对未来产销量的预测情况,分析安徽兴欣相关固定资产是否出现减值迹象。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记者表示,IPO公司产能利用率低且要逆势扩产的情况是监管层重点关注的一个方向,如果扩产后销售规模不能大幅提升,可能出现新增的折旧及摊销费用侵蚀公司净利润的风险。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