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金融>正文内容
  • 总部经济要摆脱无序竞争
  • 2018年05月22日 来源:证券时报

导读:企业“迁都”做大总部经济,对于一个城市的意义非同寻常,它不仅能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也考量着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更对服务型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

总部经济是指一个城市创造良好条件吸引跨国公司和外埠大型企业总部入驻,进而集聚各种生产要素和创新要素,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发展总部经济,应具备一些基本因素,要么靠近市场中心,要么靠近生产要素和人才的聚集中心,要么接近市场的政策制定和政策监管中心。目前国内符合这些条件的城市屈指可数,主要有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经济中心城市。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浪潮,近年来国内一股企业“迁都”热悄然兴起。总部经济的“经济效应”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是产业和税收的乘数效应。一个城市汇集众多制造业巨头,可以带动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同时也能获得企业税收贡献和高薪白领阶层的个人所得税贡献;其二是就业和消费的带动效应。总部经济无疑能为所在城市提供相当数量的高知识群体的就业岗位,也能为生产基地所在欠发达地区提供众多的蓝领就业岗位;而就业率的提高,无疑也能够刺激消费的增长,这主要包括企业商务活动、研发活动消费,以及白领阶层和蓝领工人的个人消费等。此外,大批国内外企业“迁都”入驻,还能够提高区域的知名度,加快城市国际化进程。

企业内部的结构分离,难免会带来组织协调成本的增加,因此,总部经济要想获得良性互动,就必须让企业的“头脑”和“身体”分而不离,地方政府不仅要推动基础设施建设,规范市场秩序,更主要是促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一些城市将发展总部经济做为重中之重,城市间竞相“拉拢”企业总部落户的做法,已经步入恶性循环的地步。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制造企业关闭或外迁,大城市制造业“空心化”现象日益严重。从国际一些大都市看,许多大城市在制造业转移后持续繁荣的背后实际上是服务业越来越处于经济支撑地位,总部需求所形成的生产性服务成为中心城市经济中最活跌、最有支撑力的经济主体。就国内而言,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现代化大都市才适应企业的这种要求,尤其是在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心城市的经济辐射作用明显加强,这种独特的区域优势,对于提高企业在国内国际市场竞争中的快速反应能力,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总部经济是一把双刃剑,淡漠与狂热的经营思路都是不可取的,尤其是只为了眼前利益而不惜牺牲长远利益的盲目攀比的陋习更应及早摒弃。尤其是企业“迁都”热给政府角色的转变、管理职能的重新定位提出新的课题。它要求政府进一步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切实改善城市投资的软环境和硬件建设,包括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完善城市基础设施,为外来资本、技术和人才的进入清除各种障碍,建立健全激励机制,靠制度措施确保与国际接轨。如果只看到总部经济的积极作用,而忽视其负面效应,则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恶果”。如一些城市为了吸引企业“迁都”,竞相出台税费减免、地价优惠等各种富有“竞争力”的招商政策。如此过度倾斜的优惠势必导致过度歧视,使得本地的中小企业面临生存挤压;而总部经济导致的房价、商品消费价格上扬,也会让当地居民生活成本上升与社会福利下降,从而给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带来隐患。

企业“迁都”做大总部经济,对于一个城市的意义非同寻常,它不仅能充分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也考量着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更对服务型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现在一些城市热衷于总部经济,眼睛只盯住总部经济的税收效应、产业积聚和经济幅射效应,而对现实的危机与潜在的隐患熟视无睹的做法显然是不可取的。由于企业“迁都”完全是由企业为主导的活动,且多又是跨地区运作,如何突破政策瓶颈、避免行政干预,至关重要,尤其是有些城市并不具备“总部经济”聚集的条件,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切实际建设大量的高档娱乐休闲场所和超常规发展一些现代服务业,势必会造成极大浪费,也会给城市规划和建设带来负面效应。



责任编辑: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