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教育>正文内容
  • 这是一部正在发生的创业史丨黑马成长营8周年
  • 2018年09月30日 来源:CENR 中国企业报道

导读:8年时间,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不长也不短。你也许会经历两轮行业周期的变化,会赶上1次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会见证一代企业家的崛起,会目睹各行业独角兽的挂牌上市......但更多的,可能是像众多创业者一样,簇拥在舞台的周围,等待自己成为主角的那一天。然而对于黑马成长营来说,这8年只做了两件事:其一是让创业者不再孤独,其二是帮助他们逐渐成为时代的主角。

2010.09-2018.09

8年时间,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不长也不短。

你也许会经历两轮行业周期的变化,会赶上1次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会见证一代企业家的崛起,会目睹各行业独角兽的挂牌上市......但更多的,可能是像众多创业者一样,簇拥在舞台的周围,等待自己成为主角的那一天。

然而对于黑马成长营来说,这8年只做了两件事:其一是让创业者不再孤独,其二是帮助他们逐渐成为时代的主角。

时至今日,在很多VC眼中,创业者还是这样被划分的:

一种是,哈佛斯坦福清北学历、高盛摩根BAT出身,永远被海量资本和资源追逐的“贵族”创业者;

而另一种则是,赤手空拳一腔热血,从一个小想法、一摊小生意起家开始打拼的“土鳖”创业者。

有幸能够成为前者固然很好,但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往往在开启自己的事业之前,并没有考虑过VC最近喜欢哪个赛道,亦未曾有过“不伟大就死亡”的豪言壮语。

投资大佬阎焱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作为一个投资人,我非常清楚在追求短期效益的文化里面,做原创性的创业有多难,很可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但从创业成功的角度来讲,我还是鼓励创业者去做一些商业模式上的创新思考。”

钱可以延长创业公司的生存时间,但并不能提高创业成功率。

01

本质上,无论是“贵族”还是“土鳖”,如果你还没有经历过那种无处可逃甚至想要去死的痛苦时刻;或是还憧憬着那个投资经理背着现金在街上抓创业者的疯狂年代,那么你离成功的路还长着呢。

2013年《中国合伙人》电影上映,三位主人公以新东方的三位创始人为原型。然而,俞敏洪却忍不住出来辟谣:“我不是成冬青,我没有那么窝囊。”的确,在2006年一次关于梦想的演讲中,他骄傲地对着台下咆哮:

“我们寝室除了一个没受过侮辱的干部子弟外,所有人都成功了。从最开始的一只土鳖带着一群海龟干活,到一群海龟拉着一只土鳖干活,再到一只土鳖和一群海龟共同干活,这就是新东方的发展,而我就是那只土鳖!”

撇开争议,这部电影似乎在试图说明一件事情:“土鳖”创业者或许更具备成功所需的品质。他们一不靠背景,二不论行业贵贱,早已适应了低谷和挫折,生命力极其顽强,更敢于用命去搏机会。

牛文文看中了这个群体。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做总编的8年,他每天面对的都是柳传志、马云、冯仑、李书福等新崛起的一代企业家,就像“追星族”一样,关注并报道他们的生意与生活。

后来一次偶然的尝试,牛文文在《中国企业家》开辟了一个新栏目,专门报道一些当时规模还小,但具有很大发展潜力、有机会成为未来行业巨头的企业,如腾讯、华谊兄弟等。这件事给了他无比的新鲜感与乐趣,用他的话说,“做星探比做追星族更有意思”。

2008年,牛文文离开《中国企业家》,创办了《创业家》杂志,专注挖掘、报道有创新、有未来的创业者,并给予了他们一个形象的名字——黑马,寓意着尽管当下默默无名,但总有一天能够脱颖而出。

02

2010年9月25日,一份由全国200余家企业报名参与、历时3个月审核评选的榜单重磅出炉,成为当时中国商界一个独特的引爆点。这个榜单就是《创业家》评选的“2010黑马企业排行榜”。冯仑、刘二海、赵文权等诸多企业家、投资人嘉宾亲临现场,为最终上榜的30位黑马创业者颁奖。

牛文文把榜单筛了又筛,从中挑选出20位黑马,邀请他们加入了一个尚处于萌芽状态的创业成长加速器——黑马成长营,从而开启了《创业家》从媒体到创业服务的转型道路。只不过,当时谁也不清楚黑马成长营的价值如何,究竟有没有效果。

如今,8年过去,黑马成长营第一期的20个项目里,有3个已经成长为上市公司。

陈昊芝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他先后创办的两个项目——爱卡汽车和译言网,一个因为融资问题被迫出售,另一个则遭遇了关停,于是人患上了轻度的抑郁。一次,陈昊芝在与牛文文长谈后问了一句“牛哥,你觉得我行么?”牛文文斩钉截铁地回答“你肯定行!”。让陈昊芝重燃信心的不仅是这句由衷的鼓励,还有牛文文为他找来的导师——周鸿祎。

在一种师徒般的教导和帮助下,陈昊芝重整旗鼓,开发出风靡全球的爆款游戏《捕鱼达人》,其子公司也成为在韩国上市的第一家中概股。“那时候让他们教学费,谁也拿不出来,说给点儿股权算了,我干脆也就没收,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牛文文后来在一档节目中这样调侃。

于是一时间,“创业是一种信仰”、“让创业者不再孤独”等口号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知道黑马营,也有不少人选择走进黑马营。他们之间不再以“贵族”和“土鳖”划分,而变成了“天派”(偏互联网模式)与“地派”(偏传统模式)的区别。

天派要练产业基础,得会赚钱;地派要学互联网思维,得会融资。这样一来,所有加入到黑马营的创业者都只抱有一个目的——相互学习,只是学习的氛围和方式自成一派。

“这里跟其他的商学院不太一样。哪怕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能把最不堪的家底说给对方听。大家见面都是一句话说问题,简单干脆。”款多多创始人王文钢如是说,“每个人都有最不堪的一面,所以没有必要端着、装着,在黑马营只审丑,不审美。”

这种“不端、不装、有点二”的文化,是周鸿祎在授课时候提出的。他与徐小平、江南春、夏华等一众企业家都是黑马营的常任导师。在他们看来,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创业者少走一些弯路,是一种具有时代意义的责任。

2011年,怀着融资的梦想,做化妆品生意的王国安加入了黑马营2期。然而,在一年的学习时间里,他没有融到资。起初他感觉有些失望,但并未因此放弃,反而每当班级有私董会活动,或是同学遇到问题,他总是第一时间把自己投入进去。

渐渐地,有越来越多的黑马创业者与他结识。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以100万元拿下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的独播冠名权。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营销动作,但在与黑马导师和同学的沟通后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品牌“韩后”脱颖而出的绝佳机遇。

于是从独家冠名,到签约全智贤为品牌代言人,再到上海粉丝见面会,王国安大手笔的追加投入,不仅让“韩后”一时间风靡全国,业绩暴涨,同时也开创了行业营销的经典案例,并且为其后获得红杉资本过亿元的A轮投资铺平了道路。

这种有趣的文化催生出的师生关系与同学情谊,形成了一套能够帮助创业者提高成功率的独门秘诀。后来雷军评价说,“牛文文做创业服务,是真正把握住了那个时代的潮流。”

03

2014年,移动互联网和早期投资大爆发。各类O2O、某某贷铺天盖地,创业服务竟也被炒成了一个风口。那时候,国家规划的各类孵化器数量达1500家,在孵企业10万家。3W咖啡、优客工场、京东奶茶馆、阿里创客+......都陆续参与到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当中。

但创业是一场长跑,没有速成的方法,只有无尽的学习与磨练。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曾说,“对于第一次创业的人,想要成功至少需要十年,这是一个基本的创业周期。”于是在当时,凡是沉浸在VC那套“今年我投你,明年你再融一轮,后年我们一起去敲钟”的逻辑里无法自拔的创业者,在疯狂之后,大都不见了踪影。因为,资本寒冬接踵而至。

时至今日,黑马营10期2班的班长李元仍然不会忘记2014年冬天的那个夜晚。“那天我们班上完课,大家组织聚会,二三十个同学在一起喝酒、谈人生、谈创业,特别开心。当时有个环节,每个人分享自己在创业过程中最困难的一个事情。当时我有一笔1000多万的贷款,马上要在元旦时候到期,如果还不能融到钱,或者没有现金进来,可能十多年的努力就没了。”

李元不止一次经历过项目危机,但这次无疑是他创业以来最险的时刻。没想到的是,一桌同学当场凑齐了1000万给李元偿还贷款。不久,来自新希望集团29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到账,李元熬过了他创业以来“最长的黑夜”。

那年正值资本热潮,黑马营10期140位学员中,有59人拿到融资,融资总额达49.6亿元;同学内部互投23笔,金额近亿元,另有6人登上新三板。这一系列数字,在当时的创投圈里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从此,黑马营在江湖上又多了一个称号:融资背书班。

而在之后的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资本寒冬碾碎了泡沫,也碾碎了很多创业者的梦。大家冷静下来之后,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才是一家中国主流创业公司应有的样子?

04

“一个做企业的人必须要有利润,必须要赚钱,这是商业常识。”牛文文在一次演讲中说,“创业者要学会重度垂直,这不单是适合中国的创业价值观,也是很好的创业方法论。”

而牛文文第一次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是在2014年,互联网泡沫迅速膨胀的前夜。

正如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中写到:一个人类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那些平时慢慢悠悠顺序发生和并列发生的事,都压缩在这样一个决定一切的短暂时刻表现出来。

2017年伊始,以荣泰健康为首的一批重度垂直实践者,开启了黑马企业IPO的大潮。

林琪在按摩椅行业深耕了20年。2015年底他加入了黑马营11期,首次接触到重度垂直理论后,当即决定要all-in共享按摩椅。

2016年3月,荣泰健康铺设第一台共享按摩椅;2016年末,铺设完成1万台,取得营收3300万元,实现盈亏平衡;2017年第1季度,铺设完成15000台,单季收入和去年全年相当;2017年6月底,铺设完成27000台,营收近1亿元。

看似激进的背后,是强大的产业基础与高效的互联网科技应用。重度垂直企业厚积薄发的能力显露无遗。

05

2017年2月,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上,一栋3层小楼的门口被创业者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一天,黑马学院正式落址于此,有了专属的教学楼。

而在创业大街之外,移动互联网走到了岔路口,大部分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等待新时代的到来。因为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新零售等风口已然变成了极少数人才能够参与的游戏。

锤子的起死回生让罗永浩发出良久的感叹,“通往牛逼的路上,风景差得让人只想说脏话,但创业者在意的是远方。”

3年摸索、3年深耕、3年成长,牛文文用“洗尽铅华、真诚创业”提醒创业者,在大机会面前不要做机会主义者,创业者无论何时都应该用进步战胜焦虑,用坚持换取成长。

万兴科技第一次过会失败后的那天凌晨,牛文文接到了吴太兵的电话。“电话里我听出了他的痛苦,他说曾经想过十余种庆祝上市的方式,唯独没有想过上不成。”牛文文回忆说。

但也是那一晚,吴太兵决定开始二次冲刺。之后一年多时间里,陆续有七八家黑马企业也踏上了IPO的征程。大家有时碰到一起,互相交流。这种时候,吴太兵总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现身说法,鼓励大家。

6个月之后,万兴科技再次提出IPO申请;再6个月之后,上会通过。吴太兵15年的坚守与1年的闪电逆袭,让牛文文感叹:“一个黑马创业者,不是看他在灯光和鲜花下有多灿烂,而是要看他在寂寞和逆境中如何坚持。”

06

2017年8月10日,创业黑马也上市了。吴晓波用一篇小文表示祝贺,也为牛文文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创业者,也许是今天最具有道德和商业意义的存在方式了。文文和他的黑马营几乎定义了中国式创业的集训、路演和传播模式,它们有时候更像一场热烈的、无所畏惧的群众运动。”

十年时光如流水般划过,创业者在一个又一个浪潮中不断向前奔腾。在这十年中,中国经济总量增长了2.5倍,人民币的规模总量增长了3倍,创业者数量增长了2.5倍,VC投资机构数量增长了3.5倍。

在这十年中,黑马成长营累计孵化超过1300位创业者,近六成学员至少完成一次商业模式的迭代,近四成学员在上课期间获得融资,另有近四成与同学达成业务及资源合作,近150家登陆新三板,10家在A股与海外上市。值得一提的是,在2014-2017这个资本市场由热转冷的周期中,黑马学员的融资总额却逆势达到了近600亿,约占同期创业投融资总额的1/10。

这是一部正在发生的创业史。正如沈南鹏告诉罗振宇的,“你看到的舞台虽然很单调,但舞台本身正在变得更大。虽然聚光灯下的主角在膨胀,但是聚光灯外,在更大的舞台上,有更多的角色在登场。

中国创业成功率依旧不足1%,但在这个愈发成熟的商业社会,1万人的1%,远比100人的10%要好得多。

就像牛文文在上市致辞中的感慨:是时代让创业者站到了舞台的中央。作为幕后工作者,或许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创业者找出来、推出去,看着他们在舞台上绽放。



责任编辑:于思楠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