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旅游>正文内容
  • 永利国旅爱嘉途门店突然解散 消费者求助无门
  • 2018年03月21日 来源:法治周末

导读:三亚当地负责接待的地接社业务员告诉她,由于组团的旅行社破产,一直没有给地接社打款,现在游客无法继续完成行程,酒店也无法办理入住,“除非再交纳一份团费”。

图为消费者向永利国旅法定代表人洪喆个人账户转账记录。资料图

图为消费者向永利国旅法定代表人洪喆个人账户转账记录。

2月10日下午,带着女儿准备开启春节旅程的姚红,刚刚抵达海南三亚就听到了噩耗。

三亚当地负责接待的地接社业务员告诉她,由于组团的旅行社破产,一直没有给地接社打款,现在游客无法继续完成行程,酒店也无法办理入住,“除非再交纳一份团费”。

已是这家名为“爱嘉途旅行社”老顾客的姚红完全不敢相信,才在前一天晚上和销售人员确定了正常出行,今天就收到了旅行社破产的消息。

慌乱之下,姚红让仍在北京的家人赶到北京丰台区欧尚超市爱嘉途门店查看情况,却发现已是大门紧闭,而门口聚集了不少跟她一样迷惑的消费者。

爱嘉途所属的北京永利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利国旅)发布的公告称:“……股东会、管理层决定于2018年2月10日解散本公司,并对公司进行清算……”

白纸黑字的公告,让姚红不得不放弃继续跟团出行,悻悻地返回北京。

突如其来的解散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永利国际旅行社成立于2001年6月1日,注册资本3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国内游业务、入境游业务、出境游业务、航空机票销售代理、旅游景点门票销售代理等。

2012年,永利国旅与爱嘉途网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合并,上线了爱嘉途旅游网,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陆续开设了30余家直营门店。

然而,作为首家“连锁型旅游超市”的公司,却在一夜之间全面停业。

上述公告中称,解散公司是“由于经营不善,导致公司业务量逐年减少”。不过记者未在目前的公开资料中查询到永利国旅相关的营业数据。

据与姚红联系的爱嘉途销售员透露,永利国旅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了向合作商延期付款的状况。而在今年春节前召开的公司会议上,公司法定代表人洪喆鼓励各门店销售人员加大宣传力度、吸收团费。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公司在破产前一周内,还与数名消费者签订了合同并收缴了团费。转账记录显示,部分消费者甚至直接转账至洪喆个人账户,并非公司账户。

“作为老顾客,刚交费公司就宣布解散,真是不可思议,像是蓄谋已久的。”消费者周阳直言。

此外,记者查询了爱嘉途微信公众号发现,2017年12月29日,永利国旅举办了公司年会;2018年2月2日,永利国旅与影都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泛华新兴体育产业有限公司会谈共同组建文投华宇管理公司及文投文旅产业基金。旅游宣传文章在2月10日也有更新。

法治周末记者按照员工提供的电话多次联系永利国旅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电话均处于无法接通状态,爱嘉途客服电话已暂停服务,其官网页面也无法打开。记者还拨打了清算小组的电话,也无法接通。

“工作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看到公告时都懵了,不知道怎么和顾客交代,其实我们员工也是受害者,被拖欠了两个月工资,提成也没有了。”爱嘉途员工洪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求助无门

多名消费者告诉记者,在收到微信通知或电话通知后就立刻赶往报名门店,发现大多数门店已经关闭。随后他们立即向国家旅游服务热线12301投诉,并前往就近派出所报案。

“当时事件刚发生,派出所还没收到消息,让我带着合同去找经侦大队报案,后来我被告知此事属于合同违约,需要去找法院起诉。”周阳说。

不少去报案的消费者与周阳遇到的情况类似。在向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求助之后,各派出所接受了消费者的报警,但截至发稿时,尚未立案。

由于涉及消费者人数众多,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旅游委)也介入事件协调,旅游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虽不在旅游委管理权限内,但他们会向永利国旅法定代表人洪喆施压,并联系上游批发商,尽可能保证消费者出行,并建议消费者尽快到就近派出所报案。

“报案、签字、按手印、录口供一系列流程,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反复致电报案派出所,得到的回复就是继续等待。”周阳有些无奈。

3月16日,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了50多名消费者,在一个多月毫无进展之后,他们寄希望于旅游委能出面协调解决此事。

“事实上,我们的诉求很简单,要求洪喆出来见面,只是想知道我们的团费到底去哪里了,该怎么追回团费。”消费者代表杨海表示,即使公司破产清算,团费也不能拿去填补公司的债务。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施天佑在看到永利国旅发布的公告后表示,此公告应该属于该公司自行解散清算的公告,公司破产要以法院受理为准。施天佑认为,如果消费者希望追回已缴纳的团费,可以依法向法院起诉,并申请保全财产。

负债累累

在旅游委2月12日上午召集批发商召开的会议中,永利国旅与竹园国际旅行社、五洲行国际旅行社等数十家批发商表示,已经为消费者预定了机票,但是永利国旅没有支付当期团费,消费者原定的行程就无法继续。

按流程,永利国旅在成功销售旅游产品后,向批发商汇总人数及目的地,再由批发商安排地接社。正常情况下,永利国旅会在消费者出行前两天向批发商结清尾款,并向消费者出具出团通知。

旅游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初步统计,永利国旅目前对外负债5000万元左右,公司正在破产清算,其他情况尚不明了。

截至发稿日,共有395位家庭代表加入了此次向永利国旅追讨团费的行列。根据合同统计,此次未能正常出行的人数约有1200人,涉及金额800多万元。这些消费都是在永利国旅和爱嘉途门店报名了旅行团,标注的路线涉及泰国、越南、巴厘岛、德法意瑞等多个境外目的地以及三亚、珠海、成都等国内旅游目的地,并以境外出游居多。

问题的关键是,批发商没有收到当期款项,那么消费者缴纳的团费到底去哪了?

目前,这些团费到底在不在公司账户中尚未明确。施天佑律师分析说,如果相应团费不在该公司账户,而是被他人非法挪用或非法转移,可能涉及到刑事责任,但究竟是否犯罪或具体涉嫌什么罪名,要看具体的事实和证据而定。

与此同时,被拖欠工资的爱嘉途员工也在积极维权。洪梅表示,多名员工代表近日已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劳动仲裁。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顺序清偿。首先清偿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其次是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最后是普通破产债权。

不过,外界认为,虽然法有明文,永利国旅可能并没有经济实力偿还所有债务,最悲观的情况可能是,在105万元旅游质量保证金外,公司剩不下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屡屡出事的旅行社

事实上,永利国旅并非近年来第一个出现类似问题的旅行社。

2017年4月18日,北京海涛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涛国旅)与消费者爆发合同纠纷。

游客称,根据宣传,向海涛国旅购买套餐后,可以低价享受多条出境游的产品线路,而且在行程结束后还能返还之前的押金。受此吸引,不少消费者提前存入了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押金,而随后却出现了海涛国旅无法退还押金的情况。

时隔不久,2017年8月30日,北京青扬五洲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扬五洲)突然停业关张,相关负责人失联,人去楼空,留下消费者不知所措。

业内人士表示,海涛国旅和青扬五洲“先存款后旅游”的经营模式存在很高的资金安全风险,一旦公司运作出现问题,资金链就可能断裂,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研究所所长张金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融旅游模式目前还缺乏有效监管,相关规定尚处于模糊地带。某些旅游企业把筹集的资金用来投资也并没有对消费者进行风险提示和信息披露,这种不透明性的操作也没有相关部门进行监督,一些企业借机钻了空子。

如今,永利国旅宣布解散,虽与海涛国旅、青扬五洲情况不同,却也导致一千多位消费者出行受阻,追款困难。

“相关部门对旅行社监管不力,如果将来没有完善相关监管措施可能还会出现类似事件,还会有消费者利益受损。事前监管有利于防范事件发生,如果只是事后追查,即便是相关责任人受到重罚,受到的损失可能也无法弥补了。”杨海等消费者代表希望这次事件能够倒逼相关制度规范的完善,将来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责任编辑:王思洁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