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食品>正文内容
  • 贝因美实控人疑遭逼宫:二股东公开唱反调 拒绝背书
  • 2018年01月24日 来源:澎湃新闻

导读:1月23日,针对近期市场上关于贝因美二股东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正在寻求上位的传闻,恒天然称传闻不实,并已致函要求贝因美调查其出处。然而,接近贝因美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恒天然已经联合另外一名股东,联名要求贝因美实际控制人谢宏“让位”,双方现在处于谈判过程中。

新西兰乳品巨头恒天然与国内乳企贝因美的关系正变得越发紧张。

1月23日,针对近期市场上关于贝因美二股东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正在寻求上位的传闻,恒天然称传闻不实,并已致函要求贝因美调查其出处。然而,接近贝因美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恒天然已经联合另外一名股东,联名要求贝因美实际控制人谢宏“让位”,双方现在处于谈判过程中。

恒天然在给记者的声明中称,恒天然作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亦是众多投资者之一,贝因美能够良好发展是包括恒天然在内的所有投资者的共同愿望。作为少数股东的恒天然,并不参与公司运营管理。

“恒天然在中国市场上始终秉持与本土企业共同成长的初衷,希望达到优势互补、服务用户的目标,但是如果企业发展中存在任何有违监管及上市公司内控要求、与恒天然价值观不相符的情况,恒天然亦不能认同。”恒天然方面补充道。

恒天然的一系列回复主要是针对贝因美下调2017财年的业绩预期后,市场上关于恒天然有意收购贝因美的传闻。

自1月21日晚间至1月22日,贝因美连发4份公告,恒天然方面也以声明回应。

贝因美警告ST风险,董事会对业绩向下修正意见不统一

在第一份《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及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中,贝因美宣布下调2017财年的业绩预期,预计2017年全年亏损8亿至10亿元人民币,与该公司此前在三季报中预计亏损3.5亿至5亿元人民币相比,相当于将亏损额扩大了约一倍。

加上2016年贝因美近8亿元的亏损,公司将连续两年巨亏。因此贝因美在公告中提醒,若2017年度公司继续亏损,则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

值得注意的是,贝因美多名高管表示“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其中,恒天然任命的两名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朱晓静给出的理由是,贝因美提供的部分信息和说法前后存在反复和差异,且未能合理解释原因,也未及时完整回复董事关于公司运营和财务情况的问询。且公司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在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方面存在缺陷,未能有效改善,致使董事无法对业绩修正公告中的业绩预估区间和修正原因作出准确判断。

记者梳理贝因美财报发现,自2013起,公司5年内已经发布了9次业绩预告修正公告。而在2017年三季度,贝因美的主要财务数据已经进行过1次更正。

恒天然公开发声,表达对贝因美不满

针对贝因美亏损扩大的情况,恒天然对外发布声明称,对贝因美公司的持续表现“深感失望”,“让我们失望的是,贝因美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在配方注册制的新规则下,其51个婴幼儿奶粉配方在早期就注册获批所带来的机会。

目前持有18.8%股份的恒天然是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恒天然还在声明中指出:“我们也留意到,公告中,包括恒天然任命的两名董事在内的四名贝因美董事,对贝因美的财务管理和报告的某些方面提出了保留意见。我们相信我们任命的两位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朱晓静)的判断,他们的行为符合贝因美及其所有股东的最大利益。我们关心他们所表达的保留意见,并正就所关心的问题寻求澄清。”

消息人士称恒天然要借机“逼宫”

中国无疑是恒天然最重要的全球市场之一,其2017财年的销售收入达34亿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158.6亿元),正常化盈利超过2亿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9.3亿元)。

但恒天然入股贝因美的交易,则未必划算。自2014年恒天然以每股18元、总代价接近35亿元入股贝因美18.82%后,后者股价已大幅缩水。截至1月23日收盘,贝因美股价已一路下滑至5.90元,总市值仅为60.3亿元。

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贝因美当初选择与恒天然合作主要出于三方面原因:一是希望在资本市场获得背书,提振投资者信心;第二是想借恒天然扩充产业链体系;第三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融到资金,投入市场开发。而不甘于只做原料供应商的恒天然则想借与中国企业合作,大面积切入下游做成品(如液态奶和奶酪等),提高产品附加值,从而把规模做大。

恒天然最终成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但根据双方合作时签订的备忘录,恒天然不能谋求控股贝因美,但如果贝因美大股东主动放弃,那就不再受此限制。

接近贝因美的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近两年贝因美业绩下滑,恒天然感到投资失败,但如果此时退出又会亏损严重,因此选择“进”,即谋求控股。

前述知情人士称,由于当初签订的协议里明确规定,恒天然不能谋求对贝因美的控制权,因此恒天然现在就联合了另外一个股东,共同要求贝因美创始人谢宏让位,并承认他是自己主动放弃公司股权,将股权转让给恒天然。而谢宏也不愿意妥协,现在双方正处于谈判的过程中。

内忧外患的贝因美

业绩持续下滑的贝因美,从去年下半年起,就一直在卖房,以避免被“戴帽”的命运。

去年10月28日,贝因美发布公告称,计划出售杭州、上海等地的7套房产,预计带来2300万收益。接着,到了12月21日,公司再次发布公告称,为盘活公司资产,同意将位于杭州、重庆、成都、武汉、深圳、广州、北京等地的22套房产公开出售给非关联方,预计产生收益约3560万或4740万元。

然而,今年1月5日,贝因美回复深交所问询称,22套房产尚未出售,因此预计全部或绝大部分房产将会在2018年完成交易,由于资产出售进展缓慢,不会对2017年度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根据贝因美今年1月22日披露的消息显示,公司1月18日又就出售一家全资子公司股权进行了投票,议案最终在总计9票中因3票赞成,4票反对,两票弃权而被否决,主要原因是股东们担心公司被贱卖。

连卖房都难以抵亏的贝因美,此次既想避免退市的命运,又要提防二股东上位,曾经的中国乳业领头羊要想躲过这一劫,面对的阻力前所未有。



责任编辑:王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