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食品>正文内容
  • 碱法苏打水欠款纠纷:背后投资方现总裁指控原总裁
  • 2018年05月05日 来源:中国经营报

导读:因吴秀波的代言和《北京遇上西雅图2》的广告植入而声名鹊起的碱法苏打水最近遭遇了欠款纠纷。近日,多名北京优道极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经销商和职员向记者爆料,优道公司方面同时拖欠职工和经销商工资货款,而原本由优道公司经营的产品已经转移到北京碱法食品有限公司旗下,职工和经销商们在向优道极致维权无果之后,向当地法院对优道极致和碱法食品提起诉讼。

因吴秀波的代言和《北京遇上西雅图2》的广告植入而声名鹊起的碱法苏打水最近遭遇了欠款纠纷。近日,多名北京优道极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道极致”)的经销商和职员向记者爆料,优道公司方面同时拖欠职工和经销商工资货款,而原本由优道公司经营的产品已经转移到北京碱法食品有限公司旗下,职工和经销商们在向优道极致维权无果之后,向当地法院对优道极致和碱法食品提起诉讼。

对于经销商的说法,碱法食品总裁张跃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碱法苏打水的商标是碱法食品以700万元的价格从优道极致购买,“从法律层面上讲,碱法食品仅仅是购买碱法苏打水的使用权,优道极致的债务并不由碱法食品承担。”

记者联系到了优道极致的投资方冠群驰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群驰骋”)的法人代表刘广东,他告诉记者,拖欠销售人员和经销商的工资和费用的事件公司仍在调查当中,并直指优道极致总裁金立军在从中做鬼,转移了公司大量财产,作为投资者为了及时止损并保证碱法苏打水正常经营,所以将碱法苏打水从优道极致中脱离。

而与此同时,原优道极致总裁金立军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采访时回应,自己早在2017年6月份就已经离职优道极致,对于这些事情完全不知情。当事三方互相推脱,欠款纠纷扑朔迷离。

讨薪风波始末

2017年7月19日,优道极致发布了一则沟通函,公告将成立北京碱法食品有限公司,由优道极致投资成立,授权北京碱法食品“碱法”品牌,将旗下原有的碱法苏打水系列产品全部转由北京碱法运营。这一沟通函本身并未激起波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优道极致员工和经销商们却愈发的不安。

“此前将十余万元的货款打到了优道极致的账户上,但到现在都没有将货发来。”一名经销商告诉记者。而无独有偶的是,大量的原优道极致员工也有同样的遭遇,其中一名原某地区销售经理向记者出示了未发放的工资凭据,根据员工与经销商所述,一直以来,无论是劳动合同和货款厘清,一直都是与优道极致签订的,在2017年7月,优道极致发布了上述的沟通函之后,本未激起任何的风波,但自碱法食品成立后,部分原优道极致的员工、经销商再也没有得到合同中的薪水和货款。在2017年年底,碱法食品的股权变更,优道极致退出了对北京碱法的控股,在此之前的优道极致的员工与经销商的被欠工资和货款全部石沉大海。

原优道极致员工告诉记者,目前原优道极致的总裁金立军已经完全无法联系,而经销商和员工到碱法食品公司处维权,碱法食品表示公司已经与优道极致无任何关系,无论是欠薪还是货款均应由优道极致承担。

根据原优道极致员工说法,目前优道极致已经成为一家空壳公司,原经营的产品和资本已经全部转移到碱法食品旗下,而碱法食品已经脱离了与优道极致的从属关系,因而对于所欠的账单置之不理,包括原优道极致的员工、经销商、物流公司都被欠款且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被欠款者在2018年4月将优道极致与碱法食品诉诸法庭。

投资方、现总裁指控原总裁

对于经销商和员工的维权,碱法食品总裁张跃华告诉记者,北京碱法食品有限公司在2017年7月份是以700万元的价格从优道极致手中购买的碱法的商品使用权,碱法食品之所以要与优道极致划清界限,是优道极致本身在经营上存在诸多问题,“大量员工存在吃空饷,做虚假账目的行为,因而在碱法成立之初,在考核了优道极致的账目,选择了与优道极致划清界限,对于经销商的问题,由于之前优道极致给予经销商的政策过于优惠,甚至是买一赠一的措施,在接受碱法系列产品的运营之后,碱法食品方面给予了原经销商半年的缓冲期,在2017年12月才开始新的政策。”

“金立军完全不懂快消产品的经营,快消类饮品属于薄利多销,给予销售商的利润只要几个点,但优道极致直接开出了10%的利润,且还是买一赠一,给予销售员的提成更是天价,因而我们不可能继续这些不合理的开支。”张跃华称。

针对目前的态势,冠群驰骋的法人刘广东告诉记者,“我们也在调查和处理这件事,负责人(金立军)擅自承诺和挪用资金我们也在安排具体详细调查和考虑启动刑事责任处理。”在交谈中,刘广东直指金立军存在“道德底线问题”。

在采访中,冠群驰骋与碱法食品方面均指责,优道极致在员工薪水方面存在大量不合理的行为,优道极致给予了部分员工极为不合理的高薪和高提成,存在虚假的嫌疑。对于员工和经销商拖欠工薪和货款的问题,冠群驰骋法人刘广东告诉记者:“有的确实存在虚假,仍需要全面调查,责任必须明确,作为投资者我们必须知晓其中到底存在什么猫腻”。

对于投资方和碱法食品方面的种种指控,记者联系了原优道极致的总裁金立军,对于上述说法,金立军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本身并不了解快消行业,因而在经营商出现了各类费用过高的问题,但并不存在“故意虚报账目和造假”的事情,而自己已经在2017年6月份离开了优道极致。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截至目前,金立军仍旧是北京优道极致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但金立军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北京优道极致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离职工作交接事项及双方承诺》,文中显示金立军将卸任法人及董事长职务,签署日期为2017年7月7日。为此,金立军向记者声明,自己完全不知道碱法食品的建立,以及碱法商标的买卖和授权,“在此之前,我已经完全离开了优道极致,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是完全不知情的。”对于离职优道极致的原因,金立军表示是“股东的意愿”。

对于优道极致员工和经销商欠薪的问题,金立军告诉记者:“员工与优道极致签的劳动合同是既定的事实,但在成立碱法食品以后,劳动关系是与碱法食品发生的。”

北京众再成律师事务所琚敬律师告诉记者,从法律角度来看,员工与谁签的协议,就由谁承担责任,员工提起诉讼将有法院强制执行,法人代表将承担责任。

张跃华告诉记者:“碱法的品牌本身是从优道极致方面购买的,但我们并不承担优道极致的账目和亏损问题,优道极致由于自身公司经营的问题,导致公司出现亏损而无法经营,但从法律角度来讲,碱法食品没有义务承担优道极致的欠薪,且碱法食品已经给了原经销商半年的过渡期,所以我们也支持优道极致员工去走司法程序维护合法权益。”

目前,原优道极致员工与经销商在向优道极致和金立军讨薪无果的情况下,试图要求碱法食品承担其损失,但碱法食品总裁张跃华表示,碱法食品在法律层面并不承担优道极致的债务。

但刘广东同时也告诉记者,“确实为优道极致踏踏实实付出劳动的,我们投资方也愿意暂时替金立军偿还,但目前维权人群中存在滥竽充数的问题,使得情况变得异常复杂。”

控股疑云

企查查数据显示,碱法食品的原股东为优道极致与冠汇世纪共同控股,2017年12月,优道极致退出控股,由自然人股东李玉梅接替持股。

2017年1月,优道极致宣布获得北京冠汇世纪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亿元融资,金立军作为优道极致总裁出席了战略合作仪式,并宣布继续加强碱法苏打水的品牌树立,这也是优道极致总裁金立军作为碱法苏打水产品的操盘手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但仅过了半年的时间,碱法苏打水的全部业务均转移到碱法食品继续运营,且优道极致已被列入企业失信名单,官网已经完全关闭。目前,碱法食品总裁张跃华作为碱法苏打水的运营方继续出席各类活动。在2017年10月份的经销商大会上,碱法食品公司总裁张跃华以及一系列新上任的高管悉数亮相,而优道极致方面的高层则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在优道极致运营碱法苏打水时,其代言人一直是吴秀波,但在碱法食品接管运营之后,除了商标的继续延用以外,代言人、包装等均有所更改。

综上所述,根据前述股权结构不难发现,碱法苏打水的运营权实际上是掌握在冠汇世纪手中,而优道极致一直是由原投资方冠群驰骋持股。

但记者注意到,冠群驰骋与冠汇世纪两家投资机构之间的关系并非割裂存在的,根据企查查所公示的信息,冠群驰骋曾是冠汇世纪的控股股东。

根据原优道极致员工提供的资料显示,无论是冠群驰骋还是冠汇世纪,实际上均由冠群驰骋的法人刘广东控制,且刘广东也并未否认对两个公司的实际控制。

刘广东告诉记者,早在2016年,投资公司就发现优道极致在经营方面存在大量问题,其中包括大量不合理开支,以及部分销售商打款不明去向等问题,在发现问题后,出于止损的考虑,也为了厘清优道极致的账目问题,因而成立碱法食品以便保证品牌的正常运营。刘广东向维权的员工表示自己作为投资者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并也在考虑采取法律措施,由冠汇世纪出面控股碱法食品是为了防止“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严珣文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