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食品>正文内容
  • 知名酒企拍卖偿债:原酒企业生存困境仍待破局
  • 2021年06月23日 来源:中国经营报

导读:一面是白酒头部企业营收高速增长风头无两,一面是不少中小原酒企业陷入倒闭窘境。在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下,酒企间的优胜劣汰正在加速。

一面是白酒头部企业营收高速增长风头无两,一面是不少中小原酒企业陷入倒闭窘境。在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下,酒企间的优胜劣汰正在加速。

记者获悉,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6月28日~29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对1636.58吨泸州陈年窖存货酒——二十年调味酒(浓香)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合计4990万元,评估总价达7126.12万元,评估价折合每吨约4.35万元。

此次拍卖物为四川省原酒企业泸州陈年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陈年窖酒业)、泸州陈年窖酒厂(普通合伙)所有,主要系“上述两家企业未按时清偿借款,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无独有偶,四川邛崃聚顺坊酒业也境况不佳,面临破产重组。近日,其拥有的637.56吨白酒原酒第三次拍卖,最终被唯一报名买家以起拍价510万元拿下。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对此表示,随着中国酒类整体产能的不断萎缩、酒类消费结构的升级,原酒企业自身品牌溢价有限,缺乏稳定的客户市场,面临生存难题。转变发展思路,从规模性向利润型转变,从汇量增长向品牌增长转变,构建自身的护城河才是此类企业根本解决之道。

举债扩张引发发展隐患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泸州陈年窖酒业成立于2011年12月31日,陈太均为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其目前持股比例为66%。经营范围包括白酒生产、技术推广服务。该公司现为法院限制消费企业。泸州陈年窖酒厂成立于2002年9月13日,法定代表人同样为陈太均,持股比例13.15%,大股东张坤玲持股比例86.85%。公司主营白酒生产、包装和粮食收购。该企业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企业。

据悉,此次拍卖系东海瑞京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海瑞京)与泸州陈年窖酒业等被执行人之间的相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当前这批调味酒已被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并作为动产抵押,抵押权人东海瑞京为申请执行人。

记者了解到,泸州陈年窖酒业、泸州陈年窖酒厂与东海瑞京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始于2014年,此次法拍物则为泸州陈年窖酒厂与东海瑞京的贷款抵押物中的一部分。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2020年,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发布两份判决书,披露了此次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具体内容。据悉,2014年,东海瑞金与泸州陈年窖酒业、第三人招行成都玉双路支行签署了《委托贷款协议》。依照协议,东海瑞金委托第三人向泸州陈年窖酒业分别发放贷款人民币2亿元、1亿元,委托贷款的资金分别来源于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的“东海瑞京—泸州陈年窖2号、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上述两笔贷款期限为36个月,利率为13%/年。

2014年,东海瑞京与泸州陈年窖酒厂、泸州陈年窖酒业等签署《动产抵押协议》,泸州陈年窖酒厂、泸州陈年窖酒业向东海瑞京抵押了其公司拥有的双轮底(调味酒),用以担保被告泸州酒业公司的前述贷款。由于逾期未还款,东海瑞京表示,“多次与泸州陈年窖酒业等协商无果,因此为维护合法权益诉讼至法院”。

在四川泸县人民政府招商引资的相关网页上,对于泸州陈年窖酒业的介绍为:公司拥有生产基地300亩,5大酿造车间酿造窖池2500口,6条全自动多头包装生产线;年产陈年窖、泸圣、五纯坊等4大品牌系列30多个品种纯粮白酒30000余吨。系中国原酒类金牌十大供应商之一、四川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四川省名牌企业、川酒集团战略合作伙伴。

但天眼查数据,泸州陈年窖酒业近年来麻烦不断。其中涉及司法解释4份、开庭公告13份、法律诉讼130次、限制消费令4份,140次作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已达4.62亿元。此次价值7000余万的原酒被法拍后,无疑对泸州陈年窖酒业来说是雪上加霜。

如是辉煌的曾经,为何沦落到无力还债?记者发送采访函至泸州陈年窖酒业,尝试寻求原因,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有了解泸州陈年窖酒业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陈年窖酒业缺乏良好的运营模式。此前曾通过买酒送价值2500元的阿玛尼手表促进销量,但销售情况不算好。此外,当前酱酒处于风口,以浓香型为主的陈年窖受到了影响。该知情人士表示,“对它来说,不转换思维、不进行自我革命很难生存下去。”

此外,据记者了解,由于四川省众多原酒企业普遍存在贷款难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难题,四川省酿酒协会与银行机构曾在2010年试点推行“原酒抵押贷款”这一新兴融资模式。有业内人士表示,“前几年企业借贷扩张,不少中小原酒企业争取到了银行数亿元贷款授信额。 ”

“但随着中国酒类消费市场结构性升级,以及各家规模酒企自有产能的扩张,市场对于一般性原酒的需求量骤降,陈年窖本身财务严重依赖原酒销售,自有品牌销售有限,综合因素导致了目前的结局。”蔡学飞分析道。

原酒企业正面临艰难时刻

泸州陈年窖酒业的衰落与白酒行业近年来发生的变化不无关系。在其巨额贷款的2014年,正值酒类行业深度调整期。彼时,白酒企业倒闭、破产、老板跑路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泸州陈年窖酒业所处的原酒行业也并不好过。根据此前《中国经营报》报道,自称为“原酒大王”的高洲酒业曾风光无两,年产能高达10万吨,并期望扩产到20万吨。但其在2014年高峰时期贷款融资债务高达23亿元,至今仍未能解决债务问题,亦未能借助此轮白酒复苏得以翻身。

蔡学飞指出,随着中国酒类整体产能的不断萎缩,以及酒类消费结构的升级,原酒共赢企业这种依靠微利走量来获取利润的模式弊端明显。原酒企业自身品牌溢价有限,缺乏稳定的客户市场,这是都是原酒企业的不利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各酒企近年来纷纷通过自建、扩建原酒基地来增加原酒产能,以往依靠外购原酒的情况将进一步减少,这也使得靠一条腿走路的原酒企业面临更大的生存危机。日前,五粮液宣布“十四五”期间将新增12万吨原酒产能。此外,环球佳酿酒业集团、今世缘、贵州董酒、金沙酒业等也纷纷宣布将新建基酒产能。据悉,这些扩产能项目规模从数千吨到数万吨不等,投资金额动辄几十、上百亿元。另一方面,川酒集团则通过并购、收购中小原酒企业,形成品牌矩阵。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小原酒企业正在被整合的现状。

蔡学飞表示,对于陈年窖这种以原酒生产为主的酒企,目前主要问题还是解决企业的脱困境遇,解决企业正常运作是当务之急,否则对于品牌形象与声誉的影响短期内很难恢复。

另据白酒行业营销专家肖竹青分析,如今白酒行业已经进入深度的调整期,具体体现为:酱香型对浓香型的挤压、一线名酒的下沉对区域酒企形成的挤压。他认为,“效益向名牌企业集中,诸如泸州陈年窖酒业之类的区域型酒企正在经历一个洗牌的过程”。

诚然,近年来酒业分化趋势凸显,马太效应持续显现。据统计,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牛栏山等7家头部企业去年总营收共2244.57亿元,合计占到19家上市酒企总营收额的88.5%。对于中小酒企来说,生存空间已然不多。肖竹青表示,中小酒企除了靠自身优势发力品牌,也只能寻求一线酒企并购。

蔡学飞认为,中小酒企由于品牌拉力有限,渠道规模较小,产品结构低端化明显,盈利能力偏弱,面临着存量白酒挤压市场生存困难的境况,当务之急是挖掘企业文化特色,打造企业差异化特色,从新零售、酒庄等新模式入手,构建“小而美”的企业模式,可能才有长期生存与发展的机遇。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企业报道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企业报道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处理措施。
2. 如因版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1752551731@qq.com

责任编辑:郑伊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