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移动互联>正文内容
  • 抢夺移动音频第一股 喜马拉雅、蜻蜓竞相筹备上市
  • 2018年05月21日 来源:中国经营报

导读:喜马拉雅FM用户向本报记者表示,喜马拉雅FM的会员年费是365元,但即便如此很多精品课程仍旧需要付费,而且价格大多是在199元,价格偏贵。对比而言,腾讯视频的年费仅为233元。

抢夺移动音频第一股 喜马拉雅、蜻蜓竞相筹备上市

近期有消息称,喜马拉雅FM或以40亿美元估值融资赴港 IPO。此事虽然遭到了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的否认,不过蜻蜓FM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喜马拉雅FM的确在为上市做准备,但仅仅是筹备阶段。“目前蜻蜓和喜马拉雅FM都在筹备上市事宜,希望能抢到移动音频第一股。”

虽然移动音频这几年的发展抓到了“知识付费”的风口,但受到移动音频用户消费习惯尚未形成、用户渗透率低、版权价格过高和用户转化率低的困扰,使得侵占版权的问题屡屡上演。在第三方研究机构艾媒市场咨询创始人张毅看来,目前移动音频还不具备盈利能力。“累计用户量虽然很多,但移动音频行业不够大,而且按照目前平台资金流转的水平很难养活团队。”

IPO“涿鹿之战”

上述蜻蜓FM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喜马拉雅FM的确准备赴港上市。安信证券一位负责IPO承销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即使喜马拉雅FM重构VIE,但这距离真正IPO还非常早,“最多就是保荐人已经找了,承销商还没开始找”。

对于上市一事,喜马拉雅相关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不知情,没有确定的消息,一旦有将第一时间告知。

去年下半年以来,互联网音频行业成为了资本追逐的风口,2017年喜马拉雅FM获得合鲸资本亿元以上D轮融资,蜻蜓FM获来自BAT等方面超10亿元的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音频行业中不少企业一直在筹划上市。2015年11月,喜马拉雅FM表示公司已完成VIE架构拆除,正式回归国内资本市场。2016年2月,蜻蜓FM也表示争取在国内上市,希望借助资本力量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由于该行业领域在今年国务院出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属于禁止外资进入的范畴,国内一批相关公司或将跟随它们的步伐。

“蜻蜓和喜马拉雅FM都希望成为音频领域更早上市的企业。”上述蜻蜓FM人士表示,音频市场慢热,但这几年因为内容付费而带来了更多的关注,率先上市不仅可以降低融资成本,还可以利用资本杠杆撬动更大的市场资源。此外,上市公司的品牌效应在国内也更加明显。“上市事宜两家都在准备,现在预测先后顺序为时尚早。”

独立分析师唐欣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喜马拉雅FM目前仅仅是上市筹备阶段,现在的操作是为将来的上市扫清一些障碍。音频分享平台是一个相对比较小众的领域,2012年时发展速度比较快,目前处于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也是投资人开始考虑撤出变现的阶段,所以朝上市方向发展很正常。

版权费高企

为尽早上市,各家在商业模式均在积极探索。虽然互联网音频行业赶上了“知识付费”的班车,但是版权费用较高,用户付费转化率低迷一直是当今互联网音频行业的最大痛点,喜马拉雅FM也不例外。

“好的作品肯定会拍成电影电视剧出周边产品,有声音频内容是被电视剧、电影等视频影视行业压榨之后的剩余价值。”一位UGC(用户原创内容)生产团队的成员道出了整个互联网音频行业知识付费的痛点。

目前,从互联网音频平台庞大的内容来看,传统的UGC内容占据大头。UGC模式下,一方面能最大限量地挖掘优质的内容生产者,为平台带来流量;但另一方面,由于内容提供者本身鱼龙混杂,UGC模式的弊端也逐渐显露。

上述UGC团队的成员向本报记者透露,PGC(专业产生内容)的巨额版权费用让“囊中羞涩”的互联网音频企业望尘莫及,目前已知的侵权案件中,UGC内容几乎成为侵权的重灾区。

3月20日,作家、知名大V曾鹏宇将自己作品在喜马拉雅FM平台遭遇侵权的经历发布到微博上,要求喜马拉雅FM对此做出道歉及解释。随后,曾鹏宇在微博上发起征集,以“喜马拉雅FM助力盗版盗播”为话题标签,征集更多有同样遭遇的作者加入,并进行集体诉讼维权。曾鹏宇维权事件引起很多原创作者的共鸣,蔡春猪、唐小饭和张瑶等知名作家纷纷在微博上发文称喜马拉雅FM平台上还有其他用户侵权发布了他们的原创作品。

一时间,作为互联网音频行业老大的喜马拉雅FM,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喜马拉雅FM副总裁姜峰此前在公开采访中透露,喜马拉雅FM拥有一套自身版权审核体系,原创内容会被整合进版权管理资源库,用户上传内容经机器自动审核后也会有人工进行再次审核。但用户上传的内容数量巨大,难免会有纰漏。

喜马拉雅FM方面向本报记者介绍,公司目前内容生产由PGC+UGC+独家版权三大块构成,同时为主播提供了一整套孵化系统,这样能保证内容的专业性,也能够挖掘优质的原创内容生产者,实现内容的多样化、个性化。目前平台内已拥有500万名主播,包括20万名认证主播,并拥有市场上70%畅销书的有声版权。

此外,平台为内容创业者提供包括内容服务、数据分析、推广、商业化等一系列孵化服务。今年1月,喜马拉雅FM正式公布“万人十亿新声计划”,将投入三个十亿元,从资金、流量及创业孵化三个层面全面扶植音频内容创业者,帮助创作者变现。

据喜马拉雅FM披露,该平台目前已累计拥有4.7亿激活用户,市场占有率为73%,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128分钟。喜马拉雅FM付费音频主讲人已经过千,课程更有数千之多。然而,尽管用户量巨大,付费购买过内容的用户却始终徘徊在1%左右。付费转化率低以外,包括喜马拉雅FM在内的互联网音频公司不得不面对的是知识付费的收入能否覆盖版权的购买和节目运营成本的问题。

低转化率亟待解决

公开资料显示,喜马拉雅FM头部产品马东的《好好说话》的订阅用户为18万,而蜻蜓FM携手高晓松推出的《矮大紧指北》也才10万订阅用户。但是在活动宣传推广运营、内容分成等操作环节,则需要持续烧钱。转化率低的问题,困扰着整个音频行业。酷狗音乐拥有超过2亿用户,但转化率却不足3%。况且头部资源本身就非常稀缺,仅靠几部优质头部内容,难以持续吸引用户。

一位不愿具名的PGC创作团队成员告诉记者,与视频行业动辄千万级别的版权费用有差距,热门IP独家授权某一音频平台费用大概在7万~50万元不等。目前,喜马拉雅FM上面有上千部收费节目,如果都是独家买断,价格很高;如果进行非独家授权,平台和节目方都会获得更多的利益。但与此同时,非独家授权的内容因为在各平台都能听到,也无法提高平台的竞争门槛,且独家授权的内容更容易提高免费用户向付费用户的转化率。

同样面临转化问题的还有内容生产者们。“目前各家平台的非独家授权都是五五分成,有时候也会与平台做资源交易,如果想上首页推荐,分成会降低。总体来说,平台基本上不会做什么留人的措施。所以,内容生产者更希望能触达更多的平台实现引流,从而产生付费用户的转化。”上述内容生产者表示。

喜马拉雅FM用户向本报记者表示,喜马拉雅FM的会员年费是365元,但即便如此很多精品课程仍旧需要付费,而且价格大多是在199元,价格偏贵。对比而言,腾讯视频的年费仅为233元。

为了探索更多的内容付费模式,去年6月喜马拉雅FM正式推出了智能音箱小雅,这是喜马拉雅FM第一次大规模售卖硬件,在未来,这也会成为喜马拉雅FM重要的内容入口。余建军表示,喜马拉雅FM做音箱,不是为了卖硬件赚钱,而是想以此优化自己的服务。同时,喜马拉雅FM完全放开合作渠道,欢迎其他内容提供者入驻小雅,而喜马拉雅FM也将继续把自己的内容供应给其他音箱。今年5月,喜马拉雅FM针对儿童推出了晓雅mini AI音箱。不过,唐欣并不看好喜马拉雅FM布局智能音箱产业,“喜马拉雅FM是内容平台,在智能硬件的积累上不多。这类产品本身市场规模就不大,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竞争者了”。



责任编辑: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