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医药健康>正文内容
  • 国药当自强!药明康德离恒瑞医药还有多远?
  • 2018年05月28日 来源:财经早餐

导读:对研发投入的处理方式,国内药企采用的主要有两种——费用化处理和资本化处理,不同的处理方式往往会导致成本费用结构出现明显的差异,从而影响到净利率的高低。

上周五5月25日,“独角兽第一股”药明康德连续第14日涨停,报107.36元每股。

5月24日,这家上市不到20天的医药CRO行业独角兽,就完成了很多上市多年的医药公司都没有达成的一个成就——市值突破千亿元,成为第五位杀入医药板块千亿俱乐部的上市公司,排名前四的分别为恒瑞医药、康美药业、云南白药和复星医药。

分析人士预测,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这家从事CRO的行业龙头市值还将继续攀升,甚至有可能超过恒瑞医药,问鼎医药股之王的称号。

但事实上,药明康德距离恒瑞医药还有多远?

截止到2018年5月25日收盘,药明康德总市值1119亿元,恒瑞医药市值2758亿元,云南白药总市值1218亿元,复星医药总市值1168亿元。

药明康德距离恒瑞医药大约还差一个云南白药加半个复星医药。

在回答了药明康德离恒瑞医药还有多远这个问题之后,接下来我们将讨论的有两点:

第一,恒瑞医药作为医药“一哥”,近两年的表现如何?

第二,以恒瑞医药为代表的中国医药企业该往何处走?

医药“一哥”

恒瑞医药已经在医药股龙头的宝座上盘踞了很久。

2017年11月3日,在重重政策利好下,恒瑞医药股价持续上扬,总市值达到2027亿元,成为A股第32家市值超2000亿的上市公司,也是医药板块第一家市值超2000亿的上市公司。

2018年2月5日,在新华财经发布的“2017全球市值500强”榜单上,恒瑞医药成为中国唯一一家上榜的医药企业。

从2017年的财报来看,恒瑞医药的主营业务为抗肿瘤药、手术麻醉类用药、造影剂等,2017年营业收入138.36亿元,同比增长24.72%;归属净利润32.17亿元,同比增长24.25%,财务表现优异。

在众多的财务数据里,高达86.66%的净利率可以说是最亮眼的数据之一,堪比贵州茅台的毛利率,是国内毫无疑问的毛利率最高的医药企业。

作为国内抗肿瘤药的龙头企业,2017年恒瑞医药抗肿瘤药物营收57.22亿元,占总营收的41.36%,毛利率达到惊人的91.86%。排名第二的药物,麻醉类药物2017年营收36亿元,占总营收的26.02%,毛利率高达89.89%。

但从净利率上看,2017年全年恒瑞医药的净利率只有23.80%,并没有其毛利率的表现那样亮眼,这是为何?

答案就隐藏在恒瑞医药连年增加的研发支出上,而这也是恒瑞医药能够稳坐医药界第一位置的原因所在。

2017年恒瑞医药研发投入高达17.6亿元,占全年总营收的12.7%,在国内药企中名列前茅。

对研发投入的处理方式,国内药企采用的主要有两种——费用化处理和资本化处理,不同的处理方式往往会导致成本费用结构出现明显的差异,从而影响到净利率的高低。

相关数据显示,A股医药公司采用研发投入费用化处理方式的大约占比72%,采用资本化处理的药企占比较少。

采用研发投入费用化处理方式的公司,因为将这部分支出归类到费用中,所以营业成本相对资本化处理方式偏低,显得毛利率较高,这也是恒瑞医药毛利率如此惊人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另一方面,研发支出费用化处理也导致受到费用增加的影响,企业最终统计得出的净利润会偏低,因此很多医药企业往往会将部分研发支出资本化,以“美化”净利率和净利润。

而研发支出100%费用化处理的恒瑞医药,净利润自然稍显逊色。但考虑到研发能够给恒瑞医药带来的预期收益,其净利润则明显被低估了。

从“师夷长技”到“自立自强”

恒瑞医药身上,挂着很多“国内第一”的勋章:

抗肿瘤药、手术用药、造影剂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

第一家对外转让创新生物药品的企业;

第一家将注射剂销售到欧美市场的中国医药企业。

这背后反映出的,是一家中国企业从“师夷长技”到“自立自强”的路程。

中国是众所周知的制药大国,但并非制药强国。

这可以说是很多医药人心中的痛。

作为典型的中国制药企业,恒瑞也是做仿制药起家的。

仿制药是通过仿制市场上已经成熟的药品,实现同样的活性成分、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从而达到对被仿制的药品的替代,技术含量相对较低,但具有价格低的优势,可以说是“山寨药”。

目前我国共有超过4000家制药企业,但所生产的化学药物97%以上都是仿制药。

但仿制药的市场份额终究有限,技术要求相对偏低导致进入的门槛也相对较低,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只有创新,才是唯一的出路,才能让企业做大做强,摆脱国外药企的压制,实现自立自强。

在医药界,一直有“me too”、“me better”和“first in class”的说法。

所谓“me too”,也就是“跟随战略”,一家药企做出了一款成功的新药,那么我们就用同样的靶点、类似的原理做出一个“山寨药”,你行我也行,而且我比你便宜,还不用担心专利的问题。

“me better”则更进一步,你做出了成功的新药,我按照你已经证明成功的原理和靶点等同样做出一款新药,而且我的效果比你更好。

而“first in class”是指研发生产一款全新的药物,不是“me too”也不是“me better”,不依靠别人已有药物的原理或者手段,独立自主完成。

受限于国内新药研发的基础和实力,目前国内药物的研发模式主要还是以“me too”为主,而恒瑞正走在从“me too”、“me better”到“first in class”的路上。

2010年,恒瑞正式提出“创新药+仿制药”并重的战略,并在2014年、2016年分别上市了自己的创新药物。

截至2017年,恒瑞已经拥有了一支超过2000人的研发团队,包括1000多名博士、硕士和100多名外籍雇员,在美国、日本都建有自己的研发中心,每年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

加油,中国医药

一家企业想要成长,只是跟随别人的脚步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沉溺于“别人吃肉,我们喝汤”的日子应该过去了!

药明康德当然是国内CRO行业企业的骄傲,为全球2000多家药企提供药物研发,但在Mason看来,恒瑞医药这样自立自强的企业显然更值得我们为之骄傲。

这些年来,我们早就明白了只有掌握核心的技术,才能掌握更多的话语权,国家的强大应该体现在方方面面。

国药当自强。

加油,中国医药!



责任编辑: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