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医药健康>正文内容
  • 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 胡静林任首位掌门人
  • 2018年06月01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医保基金早已是基本卫生制度的筹资支柱,既是医药费用增长的最主要推动力,又是医药费用增长的最有效控制力。怎么用好这1万亿医保基金是关键。

5月3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正式挂牌。至此,25个需要重新挂牌的国务院部门,全部挂牌。

该局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小街,领导班子确定为胡静林任局长,施子海、陈金甫、李滔任副局长。

国家医保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是一个全新组建的部门。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该局整合了人社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保、生育保险的职责,原卫计委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下称“新农合”)职责,国家发改委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

国家医保局的领导配置也遵循这一思路。就任国家医保局前,胡静林为财政部副部长;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施子海曾于2016年1月起担任价格司司长两年多,价格司正是主管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的部门;陈金甫为人社部医保司司长,该部门整体从人社部并入国家医保局;李滔为卫健委基层司司长,主管新农合。

财政出身的局长

即将54岁的胡静林从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劳动人事学院研究生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在1998年进入财政部之前,他曾在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工作8年。20年的财政部工作生涯中,他历任财政部财产评估司司秘书,财产评估司副司长、经济建设司副司长,经济建设司司长,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财政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2014年7月起任财政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尽管财政部参与过众多医改政策的制定,但与此直接相关的司局是社会保障司,而非胡静林曾工作过的财产评估司、经济建设司。

对于这一任命,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表示,社会保障就是公共财政。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李珍认为:“国家医保局的成立就包含着三明模式的意思,三明当时就是挂在财政厅底下。”

胡静林在财政部分管农业司,兼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从扶贫层面与医疗保障有了联系。

三位副局长的履历和国家医保局的职责均有对应。施子海在发改委侧重组织协调经济综合、经济运行、社会、就业等方面的工作,2016年1月起曾担任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他担任价格司司长期间,《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等文件出台。

陈金甫是三位副局长中与医疗保障打交道最多的官员,长期从事医疗保险政策制定和研究工作。自1997年任原劳动保障部医疗保险司综合处处长起,他在人社系统已工作21年,见证了我国医疗保险制度体系的起步与成长。

李滔长期在卫生系统工作,2014年担任原卫生部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第二年任该中心主任,2016年起至今任基层卫生司司长。基层卫生司正是主管新农合、家庭医生等工作的部门。

如何用好万亿医保基金

“我国医疗保障将自此由部门分割、政策分割、经办分割、资源分割、信息分割的旧格局,进入统筹规划、集权管理、资源整合、信息一体、统一实施的新时代。”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此前向记者分析。

从医疗保险来看,结束了有关城乡居民医保整合管理权归属长达五年的部门之争,为控费和建立统一的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奠定基础。

根据近日人社部公布的《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末全国有11.77亿人参加基本医保,其中参加职工基本医保的有3.03亿人,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保的有8.73亿人。基本医保统筹基金累计结存1.3万亿元,个人账户积累6152亿元。

医保基金早已是基本卫生制度的筹资支柱,既是医药费用增长的最主要推动力,又是医药费用增长的最有效控制力。怎么用好这1万亿医保基金是关键。

除了统管近2万亿元的医保基金,国家医保局还有一个优势,手握此前长期分散的管理职能,包括药品(耗材)、医疗服务和检查的目录确定、价格管理、采购职能,以及签约定点医药机构、费用支付和服务监管职能等。

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分析认为,医疗保险有了更大的管理权限,将购买服务和购买服务的价格合二为一,大大地倍增了购买方的谈判能力,将有力地促进医疗机构改革与发展。

但是,代表参保人员向医院购买服务的医保部门,找不到询价对象,缺乏利益主体。因为在现行的医疗管理体制下,公立医院不是独立的利益主体,医院和医生的收入不是靠市场形成的。

朱恒鹏也提醒,从职能设置上看,国家医保局没有推进医疗服务体系改革的职权。打破医疗服务体系管办不分和公立医院行政垄断的医疗改革,仍需顶层设计、顶层推动。



责任编辑: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