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大健康>正文内容
  • 关于销售额造假、研发费用失控等 百济神州是这样回应的
  • 2019年09月10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导读:近日,一家投资咨询机构J.Capital Research(下称“美奇金”)发布做空报告指责百济神州伪造60%销售额。今天上午7点(北京时间),百济神州召开投资人电话会议,对做空报告的指责进行了一一反驳。百济神州方面否认公司通过回购、增加库存等方式进行业务造假。公司亦否认研发费用失控。

近日,一家投资咨询机构J.Capital Research(下称“美奇金”)发布做空报告指责百济神州伪造60%销售额。这份做空报告带来巨大的“杀伤力”,导致百济神州美股以及港股股价齐齐出现暴跌。其中,港股股价继上周五大跌9.20%,本周一又再度大跌3.48%。

今天上午7点(北京时间),百济神州召开投资人电话会议,对做空报告的指责进行了一一反驳。百济神州方面否认公司通过回购、增加库存等方式进行业务造假。公司亦否认研发费用失控。

美奇金认为,百济神州以极低的价格从新基购买药品,然后卖给一家拥有独家经销权的中国分销商。但市场需求低迷,与百济神州和新基签约时承诺的产量并不匹配。因此,百济神州偷偷地从分销商那里买回了这些药品。

美奇金认为,一部分回购的药物被储存起来,而一部分可能被销毁,估计大约有60%的销售额是极具欺诈性的,百济神州将其销量夸大了约33%。在美奇金看来,百济神州通过购回已出售药物、随后增加库存等方式造假。

在电话会议上,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回顾了新基产品进入到中国市场销售流程,具体是先是百济神州接收了新基的产品,之后再把产品卖给经销商华润医药,一旦把产品卖给华润医药后,公司就确认这笔营收,随后华润医药也通过自身的经销网络把产品分销给了各大医院和药店。

吴晓滨表示,产品缺陷退货这一部分自2017年第四季度以来,总价值不超过20万美金。“我们会实时地获取在整个分销途径当中的产品流通信息,且对这一信息持续监控。华润医药持有百济神州目前商业化产品的库存一般为一个月,这一点是我们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与华润医药就进行了确认。”

美奇金表示,虚假的新基销售只是百济神州欺诈行为的冰山一角。该公司在实体工厂、在北京的收购以及大规模的外部研发方面均投入了高度可疑的支出。

此次,百济神州(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公司”)是美奇金质疑的重点。美奇金表示,这是一家神秘的工厂。“该工厂正在建设一个大型生物制剂生产基地,并表示一期工程将于2019年完工。该工厂将生产该公司正在研发的PD-1抗体替雷利珠单抗,但替雷利珠单抗尚未完成临床试验。要么该公司对其商业化和销售替雷利珠单抗的能力都抱有极大信心,要么这就是一种鲁莽的资本支出。当然,更有意义的做法是等到商业化和已知需求后再进行建设,并在过渡时期使用第三方合同制造商。”

此次电话会议上,百济神州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回应了这家公司设立情况。他表示,这是一家合资公司,即由公司和广州开发区合资建立的一个生物制药基地,其中百济神州持股95%,广州开发区持股5%。

“要打造一个生物药生产基地需要很多年的努力,而且要早于在能够实现商业化供应之前就要开始。我们的目标是在广州进行重大的业务运营且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将在三周之后,在广州生产基地举行我们的一期工程竣工典礼。”梁恒表示,广州公司是负责替雷利珠单抗在中国市场的开发、提供资金支持以及在其获批上市后进行的法律主体。为了资助这一部分的开支,公司必须定期增加注册资本。

梁恒表示,广州公司是有员工的,且有一个实际办公地址。“虽然公司新注册作为永久办公地址的地点还没有完成竣工,临时注册地点可以与公司的主要资产和主要办公地点不一致,这也是很常见的一直做法。”

梁恒亦表示,做空报告认为公司苏州工厂的库存与新基的产品有关。苏州工厂在资产负债表上的库存实际上是苏州工厂自己生产的泽布替尼和Pamiparib。“我们在整合财务报表时,这些未商业化的产品根据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并不计为库存,因为我们还没有获得泽布替尼和Pamiparib商业化的批准。在行业当中,这也是标准的做法,就是我们在符合中国准则审计报告的原则下以这种方式来呈现库存,同时在被调整后归入全球财务整合报表中。”

美奇金认为,百济神州研发费用失控,2018年百济神州在中国市场的研发费用超支6500万美元,这是无法解释的。

百济神州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欧雷强表示,这样的指责偏离事实。

欧雷强表示,公司的产品组合包括六款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在研药物,还有一个很快将要进入临床。迄今为止,百济神州的临床项目中已入组了7000多名受试者。在公司临床试验中,包括了成本高昂的头对头临床试验。“如公司在关于泽布替尼头对头对比伊布替尼治疗华氏巨球蛋白血症的优效研究的全球临床三期试验中,这些大型的血液肿瘤临床试验的费用一般比其他临床费用要高,原因之一,在于公司要先买进伊布替尼进行头对头对比通过获得临床数据,才能够实现全球市场的获批上市。”

“我们大部分的研发成本都与临床开发相关。我们有17个正在开展的临床三期试验,在这方面的研发投入较全球的国际趋势来说是较低的。我们能够从中国同行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是因为我们开展大量的全球性临床试验,且在我们所做的每一项工作中都追求全球最高标准。除了我们的临床开发,我们也大力投入生产,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战略能力。”欧雷强说。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