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证券>正文内容
  • 巴士在线高管失联门调查:纠纷横生、离职潮下的变脸
  • 2018年01月31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自去年12月巴士在线原总经理王献蜀失联,及其控制的中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麦控股”)所持股份遭到冻结后,巴士在线就进入了“多事之秋”。

今年1月中旬,在传媒股全线上涨的同时,投资者们却只能对着停牌的巴士在线“望股兴叹”。

自去年12月巴士在线原总经理王献蜀失联,及其控制的中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麦控股”)所持股份遭到冻结后,巴士在线就进入了“多事之秋”。

停牌前的股价显然也是晴雨表。12月25日,巴士在线复牌后连续大跌,由23.38元跌至13.39元。2018年1月23日,巴士在线再次停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公司市值缩水超过18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长达数周的调查发现,失联高管引发的异常债务、锁定期股份的违规质押、可能无法完成的业绩承诺等诸多风险因素,如影随形般困扰着巴士在线的正常经营。

1月30日,记者探访位于建国门外大街的巴士在线北京办公室时了解的情况,进一步证实了上述事实。一位巴士在线员工向记者表示,从10月底开始,由于公司账上没钱,工资已经无法按时发放。

“原来北京办公室四层的员工目前就剩下一层。”该员工向记者吐露“上海办公室也是这个情况”,该员工向记者透露,此前一段时间为避免社保断缴,公司还曾劝员工出去“自己交社保”,但目前社保缴纳已经正常了。

另一位工作人员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这段时间确实公司很多人员离职,人员变动的情况比较大。”

高管失联:飞来的债务?

这场风波的起点发端于去年12月9日,原本处于策划重大资产收购的巴士在线突然公告称,无法联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总经理王献蜀。

与王献蜀失联同时发生的,还有实控人为王献蜀的中麦控股的股份被司法冻结。中麦控股持有巴士在线股份2920多万股,占比9.88%。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王献蜀持有中麦控股99.12%的股权。

截至1月12日,中麦控股所持巴士在线股份遭遇司法轮候冻结的规模已累计超过10939万股。其中1572多万股被冻结的事由为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

“申请执行人太多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轮候冻结的情况,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公司的资产负债情况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危机”,上海某知名律所的执业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是王献蜀及中麦控股的对外债务,很快燃烧到上市公司层面。1月22日,巴士在线称收到南昌市中院《民事裁定书》,相关银行账户遭遇冻结,《民事裁定书》显示,债权人赵从宾除请求查封王献蜀及中麦控股3000万元资产外,还要求冻结巴士在线的4000万元资产。

然而,巴士在线的回复似乎却暴露了其在合同、用章管理上的问题——与赵从宾的相关借款往来从未取得公司授权,且盖章也并未遵循相关流程。

“既未经公司合同审批流程审批,也未经公司用章流程,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献蜀也未曾获得公司相关授权。”巴士在线对此表示,“从未收到过上述《借款协议》所涉的任何款项。”

上述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民事法律关系来看,这样的行为很容易构成表见代理,法院倾向于认定借款人如果是善意第三人,借款行为有效,这对上市公司造成不小的损失。作为上市公司治理层面,公章的管理也应该专人专用。”

事件很快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浙江证监局要求巴士在线于1月26日之前说明借款相关事项和公司内控缺陷问题。但截至记者发稿之前,巴士在线尚未作答。1月30日上午,巴士在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尚不能够确定回复的时间。”

案中案:违规的质押

除了司法冻结,中麦控股还曾涉嫌违规质押股票。巴士在线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透露,截至1月12日,中麦控股曾发生两笔股权质押,质权人分别为浙江海洋力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洋力合”)和国投泰康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国投泰康信托”)累计涉及134万余股。

对于中麦控股而言,其质押行为显然违反了重组时所做出的“股份限售承诺”,即在承诺期内不得设定任何第三方权利。

注意,这两笔质押的委托时间为12月15日和12月22日——此时王献蜀失联消息已不胫而走。

巴士在线方面也佐证了这一信息,“公司连续从中登公司提供的质押、冻结数据中获知,中麦控股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了质押并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此时,中麦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王献蜀先生正处于‘失联’状态中。”

一位接近巴士在线的人士指出,因为这些质押本身是违规的,所以在王献蜀本人失联后,借出方才去进行了“补登记”。

1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询问海洋力合对质押违规是否知情,对方表示“不方便透露”。不过其确认了上述股份是在王献蜀失联后进行的“股权质押补登记”。

“对于王献蜀的失联事先并不知道”,接电的海洋力合人士表示,“我们也是受害者。”

然而,发生在巴士在线股东身上的违规质押问题已不是“初犯”。王献蜀配偶高霞、中麦控股总经理宋宏生也曾发生过股份违规质押情形。记者了解到,高霞于2016年9月质押股份500万股,宋宏生于2016年12月质押股份21万股,均触犯了锁定期条款。

记者同时调查获悉,早在2013年,王献蜀和中麦控股就曾成为借贷纠纷的被诉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到的一份民事裁决书显示, 2013年因巴士在线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巴士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王献蜀向邹伟鹏共计借款1000万元,约定月息5分,后逾期未还。

记者从巴士在线工作人员及工商资料处确认,该判决书中所述“巴士公司”,正是中麦控股的前身。

急转直下:危险的承诺

如今的巴士在线,似乎想通过“换将”来缓解这场危局。

在王献蜀长期无法履职的情况下,1月26日,董秘蒋中瀚临危受命,代行总经理之职。简历显示,蒋中瀚曾在巴士在线控股方中天发展控股集团(下称“中天集团”)旗下担任职务。

中天集团也出示告知函称, 6 个月以内,如巴士在线提出请求,将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提供5000万元-10000万元的财务资助。

1月30日上午,当记者向巴士在线的工作人员问及第一大股东是否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工作人员未作出明确答复。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风波有可能给巴士在线业务带来冲击。

上述接近巴士在线人士透露,王献蜀在公司业务上起到的作用较大。巴士在线则表示,全资子公司巴士科技视频直播业务已受较大影响,网生社区事业部部分业务已停止,媒体事业部部分资源方提出终止合作,巴士科技经营情况存在风险。

不过巴士在线也在对投资者的回复中表示:巴士在线和花椒直播及央视已签订的合作协议,仍在履行中,公司目前并未收到终止合作的通知。

事实上,巴士在线的主要业绩来源即为子公司巴士科技。早在2015年重组之时,巴士科技就承诺2015、2016、2017三年净利润不得低于1亿元、1.5亿元、2亿元;扣非净利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1.4亿元、2亿元。

2016年,巴士科技就未能完成业绩承诺,11名股东作为补偿义务人拿出395多万股进行补偿,巴士在线以每家1元总价回购并注销了这些股份。2017年前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巴士在线净利润合计约1.04亿元,离2亿元的净利润尚有距离。

巴士在线对此回复表示,2017年度,是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中麦控股虽然参与业绩“对赌”,但其所持公司股份遭到冻结,这使其2017年度业绩补偿承诺能否达成画上了一个问号。

而就在1月30日当晚,巴士在线发布公告称,其2亿元盈利的业绩预告将改为18亿元亏损,主要原因正是巴士科技业绩预估与前值相差较远。值得一提的是,王献蜀个人微博1月17日居然还在更新,并写道:“创业十三年,第三个领域:移动直播!怀着梦想继续前行。”

如今,在将巴士在线卷入债务纠纷后,王献蜀和他的移动直播梦,一并失联了。



责任编辑:王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