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证券>正文内容
  • 首家A+B股面值退市股:神州长城今日摘牌 市值仅剩4亿
  • 2020年01月07日 来源:中国证券报

导读:1月6日,坐拥这串证券代码“靓号”的神州长城,完成了退市整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交易,其A、B股股票将正式摘牌。神州长城的A股和B股因连续20个交易日同时低于面值,从而触及面值退市条款,将成史上首家A+B面值退市公司。

1月6日,坐拥这串证券代码“靓号”的神州长城,完成了退市整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交易,其A、B股股票将正式摘牌。

神州长城的A股和B股因连续20个交易日同时低于面值,从而触及面值退市条款,将成史上首家A+B面值退市公司。

截至今日收盘,神州长城市值仅剩4.59亿元,与4年前的巅峰相比,公司245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作为一家建筑装饰工程企业,神州长城于2015年在A股借壳上市。上市伊始,公司一度业绩良好,并获得中国对外承包工程百强企业等荣誉称号。

其在海外承建的柬埔寨NAGA2赌场娱乐城等一系列项目曾备受瞩目。

然而,上市仅仅4年多之后,神州长城便身陷债务危机,目前公司已有13个重大项目停工,涉及合同金额共计260.83亿元。面对急转直下的困局,神州长城债权人此前曾一度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不过目前上述重整申请已经被撤回。

首家A+B面值退市股

1月6日,神州长城在二级市场走完了退市整理期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旅程。

其A股股票“神城A退”全天成交58.57万手,成交额1600万元,股价定格在0.27元,与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持平,公司总市值仅剩4.59亿元。

B股“神城B退”全天成交5.77万手,成交额90.38万元,股价定格在0.17元。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最小报价单位0.01元的限制,虽然“神城B退”的最终收盘价仅比上一个交易日上涨了2分钱,但反映在股价涨幅上,“神城B退”当日涨幅达到了13.33%。

神州长城是A股历史上首只因“破面”而导致A、B股同时退市的公司。

2019年5月,神州长城B股的收盘价就已连续跌破1元面值;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0月30日,神州长城A股股价触碰“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的红线被深交所终止上市,并在2019年11月2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

按照深交所的相关规定,此次退市整理期结束后,神州长城将正式从深交所摘牌,公司股票转入股转系统。

根据神州长城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尚有6.23万股东。

在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公司实控人陈略及其一致行动人,神州长城借壳上市前的大股东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富冠投资仍持有公司5.18%、1.37%的股份。此外,九泰慧通定增2号特定客户资管计划、青海合一实业等机构投资者也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

曾承建12万平方米赌城

最终陷入债务危机

2015年,主营业务为建筑装饰工程的神州长城借壳深中冠上市。

借壳上市伊始,神州长城业绩良好,其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47亿元、4.7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达到85.52%、36.64%。2016年4月初,神州长城股价一路攀升,巅峰市值约250亿元。

神州长城近年股价走势月K线

在公司对外宣传中,神州长城曾一度获得中国对外承包工程百强企业等荣誉称号。翻看神州长城过往的成绩单,该公司在海内外曾承建了不少“高、大、难、精”的项目,受到业内的诸多关注。

2015年至2017年,神州长城曾作为总承包商,在柬埔寨承建了面积达到12万平方米的NAGA2赌场娱乐城,项目合同额高达1.4亿美金。

神州长城还对外表示,公司还曾完成及在建的国际代表工程还有科威特财政部等八部委办公大楼、科威特国防部军事学院、柬埔寨国民议会大楼、卡塔尔新港工程等。

2017年,公司业绩开始出现下滑,全年实现净利润为3.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9.75%。进入2018年,神州长城的基本面持续恶化,纷至沓来的诉讼和经营危机浮出水面。

2018年9月21日,公司接到实控人陈略的通知,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2018年10月,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理由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随后,神州长城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4.27亿元,同比减少62.65%,净亏损达17.05亿元。在收获巨额亏损的同时神州长城因为2018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被“披星戴帽”,证券简称变更为“*ST神城”。

2019年以来,随着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存在大量逾期未偿债务且多数涉及诉讼,在建项目大量停工,员工大批离职、货币资金短缺等一系列利空消爆出,公司股价彻底崩盘,并最终跌破1元面值。

2020年1月5日晚间,神州长城在风险提示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存在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且多数已涉及诉讼,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可供经营活动支付的货币资金短缺,正常业务发展受阻,目前公司已有13个重大项目停工,涉及合同金额共计260.83亿元。

破产重整未果

在债务危机压顶过程中,神州长城的债权人曾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而公司也一度想在重整过程中引入外部投资化解危机,但最终未果。

公告显示,2019年7月24日,碧辉路桥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神州长城进行重整。

同时,为便于推进公司司法重整工作,提高公司重整成功率,化解公司面临的债务危机,2019年9月19 日,神州长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略先生与豫发集团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同意由豫发集团作为重组方参与并推动神州长城的重整程序,重整完成后,豫发集团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不过上述重整及投资计划最终“流产”。2019年12月17日晚间,神州长城公告称,碧辉路桥向法院提出自愿撤回破产重整申请并获得准许。

破产重整申请撤回后,神州长城表示,根据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豫发集团签署的《投资合作协议》,若因重整方案未获通过或批准,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豫发集团无法按《投资合作协议》约定继续推进,该协议自动解除。



责任编辑:岳丽丹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