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特约品牌经理>正文内容
  • 宗宁:琴行跑路,单车压款,下一个崩盘的是汽车后市场?
  • 2017年10月09日 来源:CENR 中国企业报道

导读:汽车后市场其实我也关注多年,看到了各种起起落落,却没有看到有什么突破性进展,也许还是市场太大太复杂了吧。这一波O2O大潮给了这个市场泡沫的机会,但在前面的泡沫都在不断崩盘的时候,还在挣扎的人要早想退路了。

共享单车行业的关门也不是一个新鲜事情了,不过酷奇单车的押金无法提取事件还是让业内比较吃惊,毕竟酷奇在行业的投入远不是几百万的小玩家,而是超过9个亿资金的投入和140万辆单车。考虑到刚刚轰然崩盘的星空琴行,各个行业知名企业崩盘、裁员换ceo的消息不绝于耳,那么下一个即将崩盘的领域会是谁呢?

看上去很美的汽车后市场

很多投资企业的投资方式不仅仅是看企业,更多是投赛道,有时候往往看重了哪个行业,就把这个赛道的企业都投了,最后不管谁跑出来都是赢的。不过企业投错了,还可以补救,赛道如果投错了,那可能就是满盘皆输了。比如O2O这个火爆一时的赛道,目前基本是全军覆灭的局面,不管是按摩功夫熊还是美甲的河狸家,洗车的e洗车还是洗衣服e袋洗,基本不是已经关门了,就是在关门的路上了,这其实就是一个明显的赛道错觉。因为大家一窝风的冲上去,所以并没有去仔细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单纯追求高频消费,但却不考虑管理成本,人员和业务都上去了,利润却没有上去,管理成本却几何级增长,最后反而拖垮了业务。从另一个方向来说,还有些市场看着确实非常大,但是却有非常强的地域性或者特殊性,是没有办法让一家做到独大的。这些市场往往能短期内吸引较大的资金进入,但最终却往往是一地鸡毛的结局。

比如汽车后市场就看似是个上万亿的市场,但全部领军企业的市场份额加起来都不到5%,比如融资后估值号称超50亿的途虎,一年就要亏掉4个亿,基本看不到盈利的可能,在资本市场好的时候,还可以讲故事继续融资,但如果一旦资本市场遇冷,连ofo和摩拜都要寻求合并的时候,那么这个汽车后市场的故事可能就讲不下去了,而资金链如果开始断链,恐怕就会成为下一个星空琴行的结果。事实上,汽车后市场就和学生市场一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有公司前仆后继,比如已经倒闭的博湃养车,当年也是号称史上最大的O2O洗车巨头,最高估值也达到过6亿美金。而另一家估值达到60亿的诸葛修车网,最终230万元被贱卖。这么多牛人都做不起来,那么就很可能不是人的问题,而是行业的问题了。

巨头压力大,转型风险不确定

淘宝的崛起,让大家都燃起了平台梦,而京东的崛起,则让很多人开始打起了自营的主意。这两种模式都有自己的优点,也有很明显的缺点,比如如果你做平台服务给商户导流,你自己能够驾驭足够多的流量就成了一个大问题。而如果选择自营,那么供应链过重就会带来沉重的资金压力,京东多年亏损也正是受此拖累。这也有点像三星和苹果,三星的手机85%的配件都是自己生产自己供应自己的,而苹果则是完全的设计单位,全部配件都是在采购的。并没有说谁不好,而是只有一个三星,也只有一个苹果,剩下的人可能就完全没有办法在行业抢到足够的利润。比如在淘宝和京东大力进军汽车后市场后,这个领域的毛利就急剧降低,平台企业还可以通过其他业务来带动整体利润,但垂直电商的日子就很难过了,这就有点凡客的意思了。

汽车后市场有B2C为核心的途虎,B2B为核心的巴图鲁,门店服务为核心的汽车超人,导流为核心的车蚂蚁,在流量和毛利的双重压力下,都在积极的寻求综合业务的转型。比如途虎去开工厂店,收取店铺数十万的加盟费和保证金,每月抽取利润的10%和管理费8000,把压力分摊给线下门店,而且有的门店做好了,就在旁边再开一家来自己跟自己分流,就引发了很多争议。这种情况和星空琴行的全国各地开店,预收学费没有什么本质不同,牵涉了更多人进来扛雷,最后爆起来就难免更响。而巴图鲁一直致力于建设的动态配件数据库和智能化交易系统其实数据上的门槛并不高,上有京东这种巨头,下有车企自身的互联网升级,双重挤压之下,独立平台能走多远还是令人堪忧。汽车超人已经发现B2C或者O2O模式已经强弩之末,走下去无非就是途虎的老路,所以开始转型供应链的管理和自营门店的建设,想靠C2B服务突围,不过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母公司27亿的定向增发完成,有了行业内最大的资金支持。而车蚂蚁已经倒闭解散了。

资本是最大的问题

其实,崩盘的原因还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没钱了。对于赚钱的企业来说,更大的问题是业务发展,而对于烧钱的企业来说,最大的问题则是融资。一旦融资不到位,市场规模再大也没用,崩盘就直接灰飞烟灭,所以有个说法说,副总裁是管业务的,CEO主要的工作就是融资。不过融资这个工作和炒股差不多,业务是一方面,更多的是行情。京东也有融资困难,刘强东一夜白头的时候,又何况别人呢。所以有时候崩盘并不是业务做得不好,而可能是业务做得太好了,尤其是不盈利的业务,做得越好,烧的钱就越多,最后一口气接不上来,就直接崩掉了。诸葛修车网60亿的估值,最后只剩下230万的残值,可以说估值在上市之前完全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当然,有些企业会更早的考虑这个问题,不一定要自己上市,可以找上市公司并购来解决资本的问题,比如映客最终就选择了被宣亚国际并购,抢先上岸。在汽车后市场来说,汽车超人有点像花椒直播,本身就有金固股份这个上市公司爸爸,完全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而途虎现在就有些危险了,在业务盈利无望的情况下,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寻找一个类似的公司进行并购,尽快实现资本化,毕竟上市是没希望了,再拿投资继续烧也只是延缓一下而已,并不会有什么根本的改变。途虎养车公开的数据表明上一轮融资1亿,估值50亿,就途虎当年4亿的亏损来说,一亿远远不足以就续命了,正常的投资怎么也要有10%的股权稀释出去,这里估值高了很多,却只稀释了2%的股份,显然是投资方在托业务和估值,在这一个亿赔完之前,找到一个上市公司接手上岸,可能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汽车后市场其实我也关注多年,看到了各种起起落落,却没有看到有什么突破性进展,也许还是市场太大太复杂了吧。这一波O2O大潮给了这个市场泡沫的机会,但在前面的泡沫都在不断崩盘的时候,还在挣扎的人要早想退路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